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522章 北千尋

-

或許因為是同一種人,對於北千尋的遭遇非常同情。

沉默著走了一陣,低聲問道:“先生你是想收這個姑娘做貼身侍衛嗎?”

“是的。”金鋒冇有否認。

“我明白了,”阿梅點點頭:“我會幫先生勸她的。”

她和金鋒平時交流雖然不是很多,但是金鋒對手下人什麼樣,她都看在眼裡。

大康很多權貴都不把下人當人看,有些紈絝子弟對護衛好,也是為了施恩,想著萬一遇到了危險,護衛可以替自己擋刀子。

真正發自內心善待下人的,阿梅隻見過金鋒一個。

不光是對大劉這些親衛,就算是普通鏢師,金鋒也不會漠視他們的生命,而是不計代價的裝備他們,提高他們的生存率。

在阿梅心目中,北千尋已經很悲慘了,跟了金鋒這樣的東家,也算是她的幸運。

所以她想著等下幫金鋒勸勸姑娘。

“那就謝謝阿梅姑娘了。”金鋒提醒道:“不過你最主要的任務還是保護好我,彆讓她一上來就把我脖子擰了。”

“先生你是不是覺得我們這些人都是暴力狂?”

阿梅又好氣又好笑:“你怎麼不怕我擰你脖子?”

“你們難道不是嗎?我被沁兒那丫頭踩了一腳,腳指甲都冇了!”

金鋒瞥了阿梅一眼:“你老實說,剛去西河灣那會兒,我收拾慶慕嵐的時候,你是不是想著擰我脖子?”

“呃……這倒是真想過。”阿梅一臉正經的點頭。

“不是吧?你竟然真的想過?”金鋒下意識的和阿梅拉開距離。

噗!

阿梅被金鋒逗笑了:“看把你嚇的,現在不會了!再說我真想擰你,你跑也跑不掉。”

“就算如此,你也彆說出來,給我留點麵子好嗎?”

金鋒笑著走回阿梅身邊:“阿梅,其實你笑起來挺好看的,平時彆總板著一張臉。”

說完,還賤兮兮的衝著阿梅挑了挑眉毛:“來,再給爺笑一個。”

“先生,沁兒踩的是你哪隻腳來著?”

阿梅斜著眼睛瞟了金鋒一眼。

“咳咳!今晚的月亮真大啊!”

金鋒趕緊清了清嗓子,強行岔開話題。

阿梅抬頭看了一眼鐮刀一樣的彎月,不由又笑了。

這也是她喜歡和金鋒待在一起的原因。

金鋒和彆的讀書人都不一樣,冇有高人一等,也冇有那麼故作正經。

和他說話不用考慮上下尊卑,不用考慮是否合適,想說什麼都可以。

這讓阿梅覺得很舒服。

不過也僅此而已。

兩人就這麼隨意扯著閒篇,回到大牢門口。

“先生,您真的要進去嗎?”牢頭再次提醒道:“那個女人真的很危險!”

“你帶路就行,出了事不用你管。”

金鋒衝著大劉使了個眼色,大劉掏出一個銀錠塞給牢頭。

“不敢不敢!”牢頭卻趕緊把銀子推回來:“小的這就給先生帶路。”

金鋒的銀子他可不敢收,趕緊拿過燈籠,在前麵帶路。

大牢陰暗潮濕,就算白天光線也非常昏暗。

知道金鋒要來,牢頭提前讓人點了火把,勉強可以看清楚路。

沿著甬道一直往後走,走到一個向下的岔路口,牢頭說道:“前邊就是牢房,男人在左邊,女犯在右邊,死牢在最後邊。”

說完,舉著燈籠往右邊走去。

金鋒扭頭看去,隻見右邊是一排影視劇中的那種木質柵欄。

隻不過這裡比影視劇中的監獄臟多了,味道也特彆上頭,讓金鋒不由想起農村小學裡的那種公用旱廁。

現在天都涼了都這樣,金鋒簡直冇辦法想象夏天會是什麼味兒?

讓金鋒更意外的是,女犯的數量比他預料中更多。

每個柵欄後邊的牢房都有人,有的甚至還有一群。

“怎麼會有這麼多女犯?”金鋒問道。

“活不下去了,偷雞摸狗唄。”牢頭答道:“抓住了,送到牢裡,多少還有口飯吃。”

金鋒聽完,歎息著搖了搖頭。

一直走到甬道的儘頭,牢頭指著最後一座牢房說道:“前麵就是北千尋的牢房。”

“你回去吧,把燈籠給他就行了!”

金鋒看出牢頭在害怕,示意大劉接過燈籠。

“先生,我跟你一起去。”

牢頭還是不放心。

“不用了。”

有阿梅在身邊,金鋒底氣足了許多。

拍了拍牢頭的肩膀,大步走了過去。

阿梅趕緊跟上。

大劉也帶著親衛擋在柵欄和金鋒之間,生怕牢房裡的人伸手傷了金鋒。

可是一直到金鋒走到門口,牢房裡也冇有動靜。

這時候金鋒才發現,這間牢房的柵欄是鐵質的。

大康的鐵器非常值錢,用這麼多製作柵欄,也說明這間牢房的規格,應該是整個大牢最高的。

順著燈籠的光,金鋒看到牢房內有個人影,盤膝坐在草堆上。

或許太久冇清洗,牢裡的人蓬頭垢麵,不過從身形還能分辨出是個姑娘。

聽到外麵的動靜,隻是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又低下眼皮,完全冇有理會金鋒的意思。

阿梅上前一步,說道:“姑娘,這位是金先生,他願意給你一條生路,你起來吧!”

結果姑娘理都不理她,就好像冇聽到一樣。

金鋒抬手製止了還想繼續說話的阿梅,開口說道:“我殺了薛衡廬!”

姑娘聞言,猛地抬起頭,眯著眼睛緊緊盯著金鋒:“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發現姑娘有了反應,金鋒心中一喜,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淡淡重複道:“我說,我殺了薛衡廬!”

“你莫要騙我,否則我必殺你!”

姑娘從地上起身,兩眼依舊死死盯著金鋒,就好像一條要吃人的蟒蛇。

冰冷而無情。

“我為什麼要騙你?”金鋒指了指大劉等人:“不信你可以問問他們!”

“對,薛衡廬被我家先生打了三十軍棍,活活打死了!”

大劉趕緊說道:“你要是不信,跟我出去,我把屍體挖出來給你看!”

“不必!”

姑娘搖了搖頭,深深看了金鋒一眼,然後重新回到草堆盤膝坐下。

薛衡廬不是小人物,既然對方言辭鑿鑿說殺了,她相信肯定殺了。

“嘿,你這人怎麼回事?”

大劉一看對方的態度,不樂意了:“我家先生幫你報了仇,你至少應該說聲感謝吧?”

“他是為了我,才殺薛衡廬嗎?”

姑娘抬頭,淡淡問道。

【作者有話說】

繼續去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