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512章 草率了

-

任何時代,都有死刑犯。

特彆是大康這種環境,很多人活不下去了,會選擇鋌而走險。

有上山落草為寇的,也有打家劫舍的。

甚至有些人白天看到鄰居買了幾斤小米,晚上就敢滅人滿門,隻為了搶這幾斤小米。

聽起來很荒誕,卻每天都在上演。

儘管州府每個月都要往戰場送一批死刑犯去當炮灰,但是各個州府乃至縣府的死牢,都從來冇空過。

雖然有些人的經曆很可憐,但是他們的確故意殺人了,而且被他們殺掉的大多也是可憐人,他們必須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

“先生,本宮覺得慕嵐姐姐的提議不錯。”

九公主也跟著勸道:“本宮明白先生宅心仁厚,不願做這樣的事,可是先生你想想,就算你不用他們,他們也要被問斬,你這是給他們生路,是做好事!

而且尕達一旦打來,必定烽火連天,生靈塗炭,不知道會有多少百姓無辜受難。

先生若是能批量製作手雷,就可以用來保衛邊疆,抵禦外敵,這更是救民無數的大功德!”

不得不說,九公主很會勸人。

知道金鋒心念百姓,便以此為突破口,拿尕達入侵來說事。

金鋒的確被說得心動了。

“我可以用死刑犯來幫忙,但是這些人我必須自己挑選,而且必須跟我回西河灣。”

金鋒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炸藥事關重大,製作方法他必須要掌握在自己手裡。

如果不行,他寧願自己慢慢摸索。

或者從土匪中挑一些罪大惡極者來做,也絕不會把實驗室放在外邊。

九公主和慶鑫堯對視一眼,都微微有些失望。

但是九公主還是點頭說道:“可以!”

“那就按照先生說的辦!”

慶鑫堯跟著說道:“等下我讓人把現在死牢裡的卷宗整理一下,明天給先生送過去,先生儘管挑人。”

“好的,”金鋒說道:“其實我也有幾件事想麻煩慶大人。”

“先生請說!”慶鑫堯放下筷子。

“殿下幫我爭取到了一支乙等軍名額,所以我想在西川這邊招募點士兵。”金鋒說道。

招兵有詳細的章程,不是說你想在哪裡招,就能在哪裡招。

比如慶懷的鐵林軍,基本上都來自他的封地金川縣。

但是金川附近的青壯差不多全都被招募進鏢師隊了,金鋒隻能在其他地方招兵。

“先生想招多少人?”慶鑫堯問道。

“招滿!”金鋒說道:“五千人!”

“這……”慶鑫堯有些猶豫了。

西川雖然是大城,但是如果被金鋒招走五千人,他來年招兵都會受到影響。

“我可以招募臉上帶烙印的百姓,而且不論男女!”金鋒又補充了一句。

慶鑫堯一聽,暗自鬆了口氣。

臉上帶烙印的百姓,他根本不敢找,否則進了軍隊,也要被排擠。

而且最近安置這些百姓也讓他頗為頭疼,金鋒如果願意招募這些人的話,等於幫他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於是一口答應下來:“冇問題。”

“還有一件事,士兵招募完成後,我想要整個川蜀的剿匪權!”

金鋒再次提出一個條件。

對於慶鑫堯來說,剿匪能平息民怨,穩定轄區的治安。

隻不過土匪大多和當地鄉紳有勾結,剿匪就會得罪這些鄉紳。

很多底蘊深厚的鄉紳,都和朝中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慶鑫堯派遣慶元軍和長信軍去剿匪,也麵對著非常大的壓力,甚至還要借用金鋒鎮遠鏢局的名頭。

現在金鋒主動攬走這個任務,慶鑫堯自然毫不猶豫答應。

“先生,你這哪裡是在請我哥幫忙,你這是在幫他的忙。”

慶慕嵐笑著打趣:“要不是瞭解先生,我還以為先生在拍我哥馬屁呢。”

“慕嵐姐姐,先生不是為了幫鑫堯哥哥,更不是拍馬屁,他是真的心疼百姓。”

九公主起身對著金鋒行了一禮:“先生,我替川蜀百姓,也替父皇,謝謝你了!”

隻要不是瞎子,都知道川蜀明年很可能要歉收,甚至絕收。

到時候土匪再收歲糧,老百姓真活不下去了。

活不下去,就會造反。

慶鑫堯聞言,也起身給金鋒行了一禮:“先生的大恩,慶某銘記在心!”

“兩位言重了,我隻是想求個心安而已。”

金鋒起身還禮:“兩位若是有心,回頭有人去京城告黑狀,你們多幫我說點好話就行了。”

“說起來,先生這是在幫慶某做事,慶家自會竭力相助!”慶鑫堯趕緊保證。

“本宮也會向父皇稟明此事。”九公主現在已經開始在心裡打腹稿,思考怎麼煽動皇帝的情緒了。

金鋒笑了笑,和兩人碰了下茶碗。

他剿匪除了想求心安之外,自然也有其他目的。

從普通百姓到合格的老兵,需要一個過渡的過程。

否則很多新兵都冇見過血,一上戰場腿就軟了,還打什麼?

就是讓他們去送死。

對士氣的打擊也會非常嚴重。

士氣這東西非常玄妙。

一支隊伍如果總是打勝仗,他們就會有必勝的信念,就像黑甲戰隊,哪怕麵對十倍於己的吐蕃精銳,他們也敢打敢拚。

反過來也是一樣,如果一支隊伍從最開始就總是打敗仗,士兵就會對戰場恐懼。

打起來自然束手束腳,隨時準備逃跑。

鏢師們已經證明過,剿匪是一個很好的練兵方法。

而且土匪還和地鼠一樣儲存了很多糧食,剿匪也能帶來糧食補給。

繳獲的錢財也可以充當軍費。

俘虜的土匪還能送去煤礦鹽礦做免費的勞動力。

一舉數得。

皆大歡喜。

唯一的缺點就是,剿匪會得罪暗中支援土匪的鄉紳豪族。

可是金鋒連薛衡廬都敢直接錘死,還怕鄉紳嗎?

而且他相信九公主和慶鑫堯會幫他承擔一部分火力。

所以這個請求,雙方輕易達成共識。

慶鑫堯放下茶碗,豪爽說道:“先生還有什麼事嗎,一併說了,慶某能做到的,決不推辭!”

金鋒剛纔提的兩件事,說是請他幫忙,其實都是在幫他解決麻煩。

這讓慶鑫堯有些意猶未儘。

巴不得金鋒多提幾個要求。

“還真有最後一件事,”金鋒說道:“我想要整個西川的販鹽權!”

噗!

慶鑫堯剛喝的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

還是太年輕,草率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