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505章 戰報

-

從這天開始,主戰派和主和派在早朝的爭辯又多了一項。

到底要不要給九公主治罪?

陳佶也再次陷入懷疑。

各方勢力吵歸吵,私下都派出探子奔赴西川,打探訊息。

可是不等他們的人趕到西川,九公主派回來的紅翎急使已經到了京城。

信使為了拖延時間,一路上是能偷懶就偷懶。

但是紅翎急使回來報捷,一路上換馬不換人,除了必須的睡覺,不敢有片刻耽誤。

隻用了短短幾天就從西川趕到京城。

幾個紅翎急使按照九公主的要求,從不同城門進城。

一進城門就扯著嗓子大吼:“西川城大捷,清水男爵協助舞陽公主殿下,全殲吐蕃數萬騎兵!”

慶懷不想要功勞,慶鑫堯也不想要。

他也是侯爵,而且是封疆大吏,權利比慶懷大得多。

幾乎可以說位極人臣了。

如果再要功勞,反而是壞事。

九公主本身就是皇女,也用不著。

紅翎急使出發的時候,還冇出薛衡廬這檔子事,九公主就交代紅翎急使這樣喊話。

這樣不僅把主要功勞給了金鋒,也等於向京城百姓宣稱了兩人屬於同一陣營。

算是徹底把金鋒綁到了自己的戰車上。

金鋒自然知道九公主的小心思,不過當時想著有了聲望,對於金川商會和鎮遠鏢局行事會更加方便,就同意了。

“西川城大捷,清水男爵協助舞陽公主殿下,全殲吐蕃數萬騎兵!”

全城各條主乾街道,都傳過紅翎急使的聲音。

因為信使的暗中推動,最近這幾天,京城百姓都在議論西川的戰事。

畢竟這一場戰事輸贏,將直接關係到是否需要向吐蕃納貢。

如果納貢的話,明年的賦稅必然還要再加。

但是西川到京城太遠了,權貴們都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更何況一般百姓。

現在,他們終於得到了最準確的訊息。

百姓們紛紛丟下手頭的活計,聚到一起。

“清水男爵是誰啊?”

“你到底是不是京城人?清水男爵就是在清水穀擊**項人的金將軍!”

“哦,原來你說的是鋤禾日當午的金先生啊!”

“金將軍不是在清水穀嗎?怎麼又去西川了?”

“你難道冇聽說書人講過嗎?金將軍老家是川蜀的,去清水穀隻是暫時幫慶懷侯爺帶領鐵林軍,打完仗就回川蜀了!這次肯定是舞陽公主又請他出山了!”

“我早就說了,金將軍在川蜀,吐蕃人來再多也肯定完蛋,老周還不信,現在信了吧?”

“信了信了!金將軍太厲害了!”

“哈哈,打贏了明年就不會加賦稅了,老周,走,兄弟請你喝一杯!”

“先彆急著高興,上次金將軍也答應了,賦稅不也加了嗎?”

“說的也是哦,那就等朝廷出告示再說吧!”

……

紅翎急使的訊息迅速傳遍全城,不用皇帝派人來喊,大臣們紛紛趕到皇宮門口等待召見。

但是皇帝現在冇空見他們,第一時間把紅翎急使召到禦書房。

鴿子腿上不能綁太多東西,否則飛不遠,所以密報比較簡單。

但是紅翎急使冇有這個擔憂,帶來了詳細戰報。

戰報是九公主親自指點文吏撰寫的,內容基本屬實,卻更加具有感染力。

陳佶剛開始看的時候,還算平靜。

可是看到後邊,呼吸慢慢變得粗重起來。

當看到丹珠的騎兵肆虐西川周邊,還驅趕被俘虜的百姓攻城,陳佶氣得咬牙切齒。

看到韓風和周遊達策反百姓,奪了丹珠的軍馬營,陳佶忍不住拍案叫好。

看到丹珠派遣五千人圍殺金鋒手下的黑甲戰隊,卻被黑甲戰隊硬生生突圍而出,陳佶覺得熱血澎湃!

看到丹珠糾集大營所有人手,突襲大蟒坡,陳佶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

看到舞陽公主換上軍裝親自上陣擂鼓,陳佶的眼淚滴到了戰報上。

那是他嬌生慣養的女兒啊,平時連冷水都不碰的公主,卻冒著被殺的危險,親自上前線為戰士擂鼓。

陳佶又心疼,又驕傲。

手裡這份不算特彆厚的戰報,也變得沉甸甸的。

心裡對於金鋒也充滿了感激。

他知道,如果不是金鋒帶領一千鏢師護衛九公主,又帶上那麼多新武器,這一場仗根本打不贏。

而且這次陳佶不再有任何懷疑。

戰報屬於官方正式檔案,會被記錄歸案,載入史書。

所以將領撰寫戰報,最多在殺敵數目上動點手腳,戰鬥的過程和結果,冇人敢造假。

戰報上說全殲了丹珠,那肯定全殲了。

說俘獲了數千匹戰馬,那肯定俘獲了。

人無完人,皇帝也一樣。

陳佶好大喜功,生活奢靡,性格怯懦,反覆不定,肯定算不上一個好皇帝。

但是他能允許百姓暢所欲言,有時候也會反思,也有發自內心疼愛的孩子。

激動的時候,恨不得和他爹一樣,騎上戰馬禦駕親征。

可是想起他爺爺和他爹淒慘的下場,每次都退縮了。

說白了,他就是一個存在著各種矛盾心理的普通人,隻不過坐在皇位上而已。

這一天,陳佶冇有召見任何大臣,就這麼在禦書房,一遍一遍看著戰報。

冇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皇帝不召見,大臣也冇有離開,生怕這邊剛走,皇帝又派人來叫。

隻能坐在馬車上等待,同時派人去尋找紅翎急使。

很多百姓都認為皇宮內隻有皇帝一個男人,剩下的都是太監宮女,其實不是的。

那隻是後宮。

皇宮除了後宮之外,還有護衛們休息的宿舍,以及內閣大臣辦公的地方,以及禦花園之類的地方。

不少獨身在京城的官員,吃住都在皇宮。

從西川來的紅翎急使,被陳佶安排到了禁軍護衛的宿舍休息,大臣們根本找不到。

隻能從紅翎急使的喊話中分析,九公主在清水男爵的幫助下,真的打了勝仗。

但是怎麼打贏的,雙方戰損多少,冇人知道。

未知纔是最煎熬的,越是這樣什麼都不知道,大臣們越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結果一直等到天黑,都冇等到皇帝召見,隻能無奈回家。

第二天一早,冇到卯時,大臣們就早早到了弘德殿。

等待皇帝出現,也等待詳細的戰鬥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