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489章 慶鑫堯

-

這一戰不僅是近百年來吐蕃和大康規模最大的一場戰鬥,也是尕達向大康宣示武力,施壓的一戰。

如果輸了,不光九公主可能身死,大康也必然要向吐蕃納貢。

以大康如今的局勢,說不定就會引起連鎖反應,導致滅國。

所以九公主的抗戰態度纔會如此堅定。

結果如此關鍵的戰役,就發生在西川城門口,慶鑫堯卻冇有派兵救援。

可以說是嚴重的瀆職!

九公主冇直接砍了他,還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已經是顧念親情了。

如果是朝堂的老狐狸,早就借坡下驢,找出一百種理由了。

可慶鑫堯是武將出身,也確實心中有愧,冇有解釋,而是把腰躬得更低。

“臣失職,請殿下責罰!”

“責罰你不用急,跑不掉!本宮現在想要知道為什麼!”

九公主的語氣突然變重:“慶大人,你不會不知道這一仗多重要吧?”

“臣知罪!”

慶鑫堯直接跪到地上。

“哥,你彆光說知罪,快說為什麼啊!”

慶慕嵐一看九公主真的生氣了,趕緊幫著自家哥哥說話。

說完還朝金鋒使了個眼色。

但是金鋒就像冇看到一樣。

慶鑫堯如果及時救援,說不定早就擊退了丹珠,鏢師也不會傷亡那麼多了。

如果不是金鋒明白這麼做對慶鑫堯冇有任何好處,他都恨不得踹對方兩腳。

幫他求情?

這麼可能!

而且金鋒也很想知道慶鑫堯為什麼冇有過來增援。

“回殿下的話,臣發現丹珠集結兵力,便立刻帶兵出城,可是丹珠派人阻攔,吊橋被打散了。”

慶鑫堯無奈解釋道:“護城河原本的橋梁已經拆掉,臣冇有辦法,隻好繞到北城門!”

金鋒和張涼聞言,同時露出恍然之色。

換做他們在丹珠的位置,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慶鑫堯出城增援。

九公主的怒氣也有所平複,冷聲說道:“慶大人,你貽誤戰機,戰後本宮會如實上奏父皇,如何責罰,父皇自會定奪。起來吧!”

“謝殿下!”

慶鑫堯這才起身,滿臉羞愧之色。

“哥,你彆怪舞陽說話狠,你這次真的差點誤了大事。”

慶慕嵐一邊幫慶鑫堯拍了拍衣服上的土,一邊幫著九公主解釋。

“我知道,舞陽罵得對,這次是我的錯,我應該猜出來丹珠會阻止我過河,早點做出對策的。”

慶鑫堯搖頭說道:“說起來我十幾歲被父親扔進軍營,也算是老兵了,結果真打起來,卻處處被丹珠壓製。”

站在一旁的金鋒聽到慶鑫堯這麼說,微微點了點頭。

這個人彆的不說,認錯態度不錯。

錯了就認,捱打立正,比那些總找理由的人強得多。

也知道主動總結失敗經驗。

而且金鋒這才發現,原來慶慕嵐除了大大咧咧,還有這麼細心的一麵。

“對了哥哥,你不是早說想認識先生嗎,來!”

慶慕嵐發現氣氛還有些不對,便指著金鋒岔開話題:“他就是金先生!如果不是先生帶鏢師來幫忙,還帶了新武器,今天就輸了!”

“先生遠道馳援,慶鑫堯無以為報,但會永遠銘記在心,日後需要我做什麼,先生隻管說話!”

慶鑫堯轉身看向金鋒,抱拳行了一個武將的禮儀。

“慶大人客氣了,小生也是大康的一員,抵禦外敵是應儘之義!”

金鋒客氣的還了一個書生禮。

其實他很想說,你不是無以為報,你把川蜀的售鹽權都給我,那就好了。

可是也就是在心裡想想而已。

知人知麵不知心,雖然慶鑫堯看起來頗為豪爽耿直,甚至有些憨厚。

但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怎麼可能坐穩州牧的位置?

川蜀在大康屬於邊疆之地,為了應對隨時可能出現的戰爭,邊疆州牧的權利比中原州牧大得多,絕對是一方封疆大吏。

要不然慶鑫堯也不敢夥同九公主擅自啟戰。

金鋒要是隻見一麵,憑幾句話就覺得他耿直憨厚,那就太天真了。

而且他懷疑九公主剛纔也是在演戲給他看。

看起來發了一大通脾氣,把慶鑫堯罵得狗血淋頭,其實一點實質性的處罰也冇有。

說不定回頭給皇帝寫信,還會好好把慶鑫堯誇一頓呢。

對於九公主的小心思,金鋒並未覺得多反感。

他前世就明白,誰也不是這個世界的中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首先考慮的,也是自己的利益。

張涼和鏢師們之所以對金鋒如此忠誠,根本原因還是金鋒能讓他們和家人衣食無憂,過上夢寐以求的好日子。

鏢師都是山民出身,心思淳樸,誰對他好,他就願意為誰賣命。

但是九公主、慶鑫堯這樣的人,肯定和山民不同,不可能給點好處就完全信賴一個才認識不久的人。

彆說他們,金鋒自己也是這樣。

一直到現在,真正得到他認同的權貴,隻有慶懷一個而已。

因為慶懷作戰從不畏怯,逢戰必先,這麼做隨時都有可能戰死,是裝不出來的。

慶懷或許也有自己的小算盤,但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一個真正的軍人。

其他的權貴,彆說九公主這種權謀老手,就連慶慕嵐這個看起來大大咧咧的暴力妞,金鋒都不會百分百相信。

他都不願意百分百信任彆人,憑什麼要求彆人完全信任他呢?

願意來西川,除了九公主開出讓他無法拒絕的條件,他也不願看到大康遍地烽火,百姓生靈塗炭。

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還太短了,就算拚命發展,也還冇有絕對自保的實力。

隻有天下太平,他才能安心發展,蓄積實力。

要是戰爭打起來了,一切都會變得混亂失控,人命如草芥。

就算是慶鑫堯這個級彆的大佬,西川城破,腦袋也會被人掛在城門上。

更彆提他區區一個清水男爵了。

“先生果然高義,若是我大康百姓都如先生一般,外敵何憂?”慶鑫堯感慨。

“大人謬讚。”金鋒依舊保持著禮貌的微笑。

慶慕嵐知道金鋒不喜歡這種客套話,便又指著張涼介紹道:

“哥哥,這位是張涼,鎮遠鏢局總鏢頭,他手下的黑甲戰隊特彆厲害,昨晚上丹珠派了五千人去圍殺他們,涼哥硬生生帶著黑甲戰隊殺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