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474章 反思

-

“什麼辦法?”

九公主趕緊問道。

“殿下,其實咱們都想錯了,”金鋒說道,“百姓現在最缺的不是銀子,而是糧食和布匹!”

“對,百姓在被俘的時候,家裡肯定也被騎兵洗劫過。”

九公主馬上明白了金鋒的意思:“咱們可以用糧食和布匹跟他們換馬!”

今天晚上,金鋒和九公主共安排了三支隊伍,攻擊兩處戰略要地。

綿州來增援的安興軍和長信軍,負責攻擊寶兒山。

慶元軍則負責攻擊東城門。

長信軍和慶元軍都在廣元剿匪過,被慶慕嵐和張涼操練了那麼久,雖然戰鬥力比不上鏢師,但是比一般的老爺兵強得多。

而且裝備了重弩和投石車,人數也是敵人的數倍。

如果再打不下這兩個地方,九公主砍了他們腦袋一點都不虧。

可是寶兒山在城北好幾裡,就算長信軍打下來,西城門和北城門如今還在丹珠手裡。

百姓聚集在城北的老鴰溝,想要進城,隻能走東城門或者南城門。

南城門在反方向就不說了,就算去東門,也要繞到寶兒山北邊才安全。

這樣一來一回,至少幾十裡山路。

就算是身強體壯,熟悉山路的獵人,幾十裡山路也要走一天。

更彆提一群剛從俘虜營逃出來的老弱病殘了。

他們什麼狀態,看看韓風和周遊達夫婦就知道了。

如今已是深秋,野外肯定很冷。

餓了他們可以殺戰馬充饑,冷了呢?

所以給銀子不如直接給糧食衣服。

“可是這麼短的時間,咱們去哪兒籌集那麼多糧食和布匹?”九公主問道。

“不用籌集,我有!”金鋒笑了起來。

金川商會之前一直走高階路線。

但是隨著西河灣的不斷髮展,產品類彆也越來越多。

黑刀和玻璃珠針對貴族富商之類的高階客戶。

香皂針對一般商賈和青樓這樣的中產階級。

而布匹和普通鐵器,則是針對一般來百姓。

在廣元境內,還有食鹽。

自從改進了織布機之後,西河灣紡織廠的工作效率大大提升。

作為廠長的唐鼕鼕,最近也越來越自信。

以前在她眼裡高不可攀的廣元周家,如今已經不被她放在眼裡了。

如果願意,她隨時都可以把周家趕出廣元。

但是唐鼕鼕是個有野心的女子。

隨著地位的提升,眼界也逐漸變得開闊。

加上金鋒向她保證織布機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唐鼕鼕的目標已經不再侷限於周家,不再侷限於廣元。

而是放眼整個川蜀,甚至整個大康。

所以她冇有第一時間向周家發難,而是還保持著和以前一樣的發貨量,暗暗積攢力量。

不動則已,一旦動手,她就要儘可能多的吞併市場。

西川城作為川蜀首府,是她戰略圖上的重要戰場之一。

金川商會來西川城第一件事不是尋找店鋪,而是尋找合適的倉庫。

然後不斷囤積布匹。

金鋒雖然不知道具體囤積了多少,但是數目絕對不少。

現在放出這些布匹,雖然可能會暴露唐鼕鼕的目標,毀了她的全盤計劃,但是為了戰馬,金鋒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大不了做的小心點,回去後認錯的態度誠懇點,任打任罵就是了。

九公主聽完金鋒的講述,也認為這個計劃可行。

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問道:“那糧食呢?”

“這個我知道!”慶慕嵐插嘴道,“舞陽你忘了嗎,先生一直擔心冬天會發生饑荒,所以最近在瘋狂囤糧,從南充到西川這一路上,每個縣府都建了糧倉。

西川城的糧倉最大,先生還是讓我找哥哥弄的地方。”

聽到慶慕嵐這麼說,九公主長鬆一口氣。

戰馬終於有著落了。

隨後又想起運輸問題,皺眉問道:“先生,這一次需要的糧食布匹可不少,如今北城門還在丹珠手裡,時間來得及嗎?”

“所以,咱們必須打下北城門!”

金鋒盯著山下,眼中閃過一絲悲哀:“不光為了戰馬,也為了百姓!”

之前他冇想過被俘百姓的問題,可是經過剛纔的談話,他的心態變了。

百姓何辜?

他們已經經曆了家破人亡,經曆了地獄般的俘虜營,還拚著最後一口力氣奪下了軍馬營。

雖然絕大多數百姓是出於求生的本能才這麼做,並不是想著幫忙。

但是金鋒還是不忍心看著他們凍死在山林野地。

這不是聖母,而是作為一個正常人類,最基本的同情心。

百姓連家都冇了,連衣服都冇了,他剛纔還想著怎麼算計利用他們,想著如何用最少的代價從他們手裡把戰馬弄過來……

想到剛纔自己心中的小得意,好像還笑了出來,金鋒就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

金鋒在心中自問。

初來大康,他的目標隻是活下去。

現在他已經活得很好了,為什麼還要貪得無厭的想要獲取更多?

跟著九公主,可能他的一個決定就能救無數百姓,為什麼不去做?

如果被抓到俘虜營的是關曉柔,如果在山野中忍凍捱餓的是唐小北,怎麼辦?

如果這時候有人明明能救她們,卻還在為了利益算計,自己會怎麼想?

肯定想殺了那個人吧?

“先生……先生……”慶慕嵐伸手在金鋒麵前晃了晃:“想什麼呢?”

“呃,冇想什麼。”金鋒回神,問道:“怎麼了?”

“你剛纔不是說要打北城門嗎?”慶慕嵐問道:“萬一丹珠派人阻攔怎麼辦?”

“那就打!”金鋒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他不願意派人進攻吐蕃大營,是因為大營外有工事。

強攻肯定會死傷慘重。

但是丹珠想要阻攔他去攻打北城門,就必須離開大營。

如今丹珠已經冇有騎兵,正麵硬剛,鏢師不慫!

也不能慫!

“先生,你想好了嗎?”九公主問道:“如果實在冇把握,咱們可以再等等,最多兩天,簡州和遂州的援軍就到了。”

“咱們可以等,可是百姓等不了!”金鋒語氣極為堅定:“必須儘快拿下北城門!”

“那先生準備派誰前去?”九公主問道。

出於之前的羞愧,金鋒毫不猶豫說道:“我親自帶著鏢師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