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430章 宣傳戰

-

岸邊涼亭裡,唐小北還在翻著糧商資料。

突然,其中一條訊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資料上,這個糧商背後的靠山是一個叫侯家的豪族,一百多年前,家裡出了個州牧,在巴陵郡老家圈占了不少土地。

後來州牧死掉了,侯家就開始走下坡路。

吸引唐小北的是資料最後一段內容。

前些年,侯家攀附上了京城周家。

“去查查這個侯家背後的周家,在江南的話事人是誰?”

唐小北用筆把周家圈了起來。

“是!”元采薇接過資料離開。

巴陵郡作為水運重鎮,各種勢力盤根錯節,比廣元複雜多了。

鐘鳴小組人生地不熟的,根本不知道從何下手,工作冇少做,效果卻很不理想。

現在唐小北給他們指明瞭調查方向,鐘鳴小組馬上全力運轉起來。

當天夜裡,就把侯家和周家的資料送到了唐小北桌子上。

看到周家最近換了江南話事人,新來的話事人叫周錦榮,而周錦榮有個兒子叫周文垣的時候,唐小北什麼都明白了。

周文垣和金鋒有仇,他在巴陵郡。

那麼誰在背後搗鬼,不言而喻。

“周文垣在巴陵郡,這麼重要的訊息,你們為什麼冇有早點查出來?”

唐小北抬頭看向鐘鳴小組負責人。

負責人低著頭不敢說話。

鐘鳴小組成立的時間還是太短了,而且缺乏專業培訓,很多事情做的都不到位。

對此,唐小北也冇太好的辦法,擺了擺手說道:“行了,你們幫我盯緊周家的一舉一動,有什麼異常,趕緊來通知我。”

“是!”負責人躬身答應。

“周文垣……”

唐小北敲著桌子,陷入沉思。

半晌之後,叫來元采薇:“聽說巴陵郡有不少寫話本的書生,找幾個過來。”

周文垣敗壞金鋒的名聲,唐小北自然不能放過他。

在西河灣這段時間,唐小北天天都和金鋒膩在一起,學了不少東西。

兩人曾經聊過宣傳戰,輿論戰。

和金鋒跟她說的辦法比起來,周文垣這種小伎倆根本不值一提。

當天晚上,唐小北在酒樓約見了幾個專門寫話本小說的書生。

在銀子的巨大威力下,書生們連夜趕稿。

當初在京城,因為黑刀和香皂盒上的詩詞,京城的說書人為金鋒編造了好多種版本的故事出來。

唐小北覺得有趣,就讓洛瀾蒐集了一些送回西河灣,當故事看。

現在書生們要做的不過是按照唐小北的要求,把京城流傳的故事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後增加上了周文垣的戲份。

第二天晚上,巴陵郡說書人便有了新故事。

不得不說,唐小北很有寫女頻軍寵文的天賦。

在這個故事裡,金鋒是一位鎮守邊疆的大將軍,長得又高又帥,不光武藝高強,而且滿腹經綸,還有一個貌美如花的紅顏知己唐曉曉。

黨項人打來,將軍前往北疆為國征戰,在邊疆力挽狂瀾,把不可一世的黨項人,打得抱頭鼠竄。

在老家的唐曉曉,卻被京城來的惡少周文垣盯上了。

惡少覬覦唐曉曉的美色,示愛不成,便和廣元當地惡霸勾結,坑害唐家。

唐家中計,家破人亡。

惡少又來威脅唐曉曉,但是唐曉曉深愛著將軍,寧死不從,在侍女的幫助下,躲了起來。

遠在邊疆的將軍得知愛人遭遇大難,火速帶兵回鄉,在兩人第一次約會的地方,找到了落難的唐曉曉。

正好惡少也帶著惡奴找到,將軍大怒,連夜追殺惡少數百裡,在江邊和惡少的惡奴護衛打得難分難解。

惡少趁著護衛拖住將軍的空當,丟下護衛獨自逃生,和落水狗一樣,逃到江南,

然後到處詆譭將軍的名聲。

在這個娛樂嚴重匱乏的年代,鐵血將軍和才女佳人,以及京城惡少的故事,簡直不要太受歡迎。

加上大康和黨項之間的民族仇恨,這個故事簡直自帶流量。

剛開始隻是唐小北收買的說書人在講,後來其他說書人一看故事很精彩,能獲得不少打賞,也主動加入隊伍。

這年頭冇有電視冇有報紙,說書人就是最好的輿論工具。

在他們的推動下,巴陵郡百姓對金鋒的看法,很快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聽說了嗎,咱們之前都冤枉了金將軍,他買糧真是為了救災。”

“是啊,都怪周文垣那個狗賊,編瞎話騙咱們!”

“說書人說的都是故事,不一定是真的,你們彆當真。”

“金先生的故事是真的,我兒子在學堂讀書,先生教他了好幾首寫給咱們百姓的詩,先生說了,這些詩都是金將軍寫的。”

“是不是鋤禾日當午那個?我兒子回去也給我背了。”

“打仗的事也是真的,我堂弟在北方和黨項人打仗,今年回來的,我昨天問他了,金將軍真的帶領鐵林軍在北方打敗了黨項人,在北邊當兵的都知道,不信你回去打聽打聽。”

“對對,我也打聽了,是真的,聽說金將軍在北方把黨項人打得不敢冒頭,結果狗賊周文垣到處說金將軍的壞話,矇蔽陛下,害得將軍丟了官。”

“是啊,要是金將軍還在邊疆,黨項人就被打回去了,咱們也不用交那麼多賦稅了!”

“狗賊周文垣,聽說就在咱們巴陵郡?”

“是的,喜歡去九霄樓的那個瘸子,就是周文垣!”

“原來是他,以後我再見到他,肯定要吐他一臉口水!”

……

唐小北的故事隻是誇大了金鋒的個人武力,以及描繪了更多風花雪月,其實大部分都是真的。

老百姓找今年回來的北方老兵一打聽,就能分出真假。

得知金鋒真的打敗過黨項人,再加上大量的詩詞佐證,便對整個故事都深信不疑。

畢竟說書人可寫不出那麼好的詩詞。

金鋒迅速在巴陵郡成了名人,名聲也節節攀升。

而周文垣則正好跟金鋒相反,幾天的時間,就成了臭名昭著的京城惡少。

前幾天百姓朝著金川商會門口吐口水,周文垣不知道心裡有多爽,現在輪到了他。

每天不知道多少百姓從周家門口走的時候,都會偷偷朝著門口吐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