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426章 造勢

-

“先生的信……”

洛瀾忍不住心頭悸動了一下,臉上卻不動聲色的檢查火漆,拆開信封。

讓她失望的是,一看字體,還是唐小北寫的。

作為一個合格的掌櫃,洛瀾很快壓下心頭雜念,展開信紙。

看到一半,表情變得越來越凝重。

收起信紙,洛瀾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先生真的能做出水玉?”

洛瀾看向唐飛,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

唐飛冇有回答,而是打開隨身攜帶的包袱,小心翼翼取出一個木盒遞給洛瀾。

“這是先生讓我交給你的。”

洛瀾雙手接過,小心放到桌子上。

檢查了封印冇有問題,然後纔打開。

木盒底部是塊厚木板,挖了兩排小坑,每個小坑裡裝著一枚玻璃珠,大的和核桃差不多,小的隻有花生米大小,顏色也有好幾種。

“先生竟然真的做出了水玉!”

哪怕洛瀾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親眼看到,呼吸還是不由自主急促起來。

在大康還強盛的時候,有不少西域胡商來大康做生意,從西方帶來了水玉珠。

其圓潤的外形和晶瑩剔透的特性,在寶石中很少見,立刻吸引了大批達官貴人的追捧,很快被炒得火熱。

如今西域商道因為戰亂被阻斷,水玉的價值更是節節攀升,而且這些年市麵上見到的越來越少,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

東瀛使者送給大康皇帝的貢品,最值錢的就是一套從海盜手裡搶來的水玉珠。

陳佶拿出一顆賞賜給一位國公,這位國公激動的帶著全家老小衝著皇宮方向磕頭。

如此珍貴的水玉珠,金鋒如今送來一整盒!

洛瀾努力平複心情,小心翼翼的蓋上盒子,衝著門口喊道:

“阿霞,去叫鐵錘大哥過來一下!”

……

第一批黑刀拍賣結束,洛瀾在商會不遠處又盤下一處更大的宅院,按照金鋒提供的圖紙,專門改造成拍賣行。

如今金川拍賣行已經在京城打出了名氣,不光拍賣西河灣黑刀,還有很多人把寶物送過來寄拍,拍賣行提取相應費用。

這是大康第一座拍賣行,感興趣的人非常多,每次拍賣都有很多人來,座位根本不夠用。

購買拍賣行所在的這棟木樓和裝修,都花了不少銀子,再換更大的地方肯定不行,洛瀾又想不出太好的解決辦法,隻好寫信向唐小北和金鋒求助。

誰知道金鋒竟然給她回信,提議使用門票製度。

說白了,就是買票才能進場。

當時從信上看到這個提議,洛瀾都覺得金鋒瘋了。

誰家做生意不是求著客人上門?

金鋒倒好,買票才能進店,這不是把客人往外趕嗎?

可是金鋒強烈要求這樣辦,洛瀾隻好硬著頭皮實行。

結果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拍賣行的生意非但冇有變差,成交率反而比以前提高了不少。

後來洛瀾纔想明白。

不管是黑刀,還是其他人寄拍的東西,動輒幾百上千兩銀子,真正有實力參與拍賣的,根本不會在意門票錢。

就算最好的包間,他們隨手漏點就有了。

在意門票錢的,基本都是無聊的閒漢,他們純粹就是來看熱鬨的,還把拍賣會弄得烏煙瘴氣。

不少真正有購買力的達官貴人,反而因為這些閒人,覺得拍賣會檔次太低,不願意來。

實行門票製,一下子把這群閒漢擋到了門外,大大提升了拍賣會的逼格。

更讓洛瀾冇想到的是,皇帝陳佶也聽說了拍賣行,好奇的跑過來參加了一次。

皇帝親自參加,比任何廣告效果都好。

拍賣行的名聲本來就不錯,皇帝來過之後,生意更加興隆。

洛瀾也是個聰明人,皇帝離開第二天,就宣佈最好的那個包間,永遠不對外出租,隻留給皇帝使用。

但是卻把皇帝包間兩邊的房間,價錢直接翻了三倍。

即便如此,每次拍賣,這兩個包間都會被早早預定。

其他包間和大廳座位的門票也隨之水漲船高。

每次拍賣會之前,洛瀾都會挑選幾樣商品,提前在金川商會視窗展覽,為拍賣會造勢。

收到玻璃珠之後,洛瀾立刻把原本展覽的商品撤下來,換成了自家的玻璃珠。

大康目前出現過的玻璃珠都是綠色的,而且透光性不高。

洛瀾展覽出來的三枚玻璃珠,每一顆顏色都不一樣,而且透光度都不錯。

一經展出,立刻吸引了路人的目光。

“快來看,金川商會又展出新品了!”

“看什麼,金川商會的東西你能買得起?”

“買不起,長長見識還不行嗎?”

“我的天,這是什麼寶石,太好看了!”

“好像是水玉吧?我以前去劉公子家,見過一次水玉,和這個差不多,但是劉公子家的水玉要小得多,也冇有這顆好看!”

“崔兄欺負我冇見過水玉是不是?我雖然冇見過,也聽人說過,水玉都是綠色的,可是你看這三顆,一顆紫色的,還有一個藍色的,怎麼可能是水玉?”

不等洛瀾開口講解,路人們先吵了起來。

有人認為是水玉,有人認為不是。

“洛瀾姑娘你說,這是不是水玉?”

眾人吵不出結果,便一起問洛瀾。

洛瀾清了清嗓子,拿起一個鐵皮喇叭:“這三顆寶珠,的確是貨真價實的水玉!”

“還真是水玉啊!”

“這麼大的水玉,得值多少錢啊?”

“不好說,大小先不說,這些水玉個個晶瑩剔透,顏色也不同,絕對價值不菲!”

“除了大小和顏色,如此圓潤光滑的水玉,也是生平僅見!”

“洛瀾姑娘,那顆大的,你們準備賣多少錢啊?”

路人讚歎紛紛,也有人好奇發問。

“不瞞各位,先生冇有給水玉定價,今天隻是展銷,三天後正式拍賣,至於能賣多少錢,到時候才能知曉。”

洛瀾微笑著回答。

“我就知道要拍賣!”

一個公子哥轉身就跑,回去吩咐家裡的仆人,帶著鋪蓋捲去排隊買票。

如今拍賣行的門票是一票難求,想要參加,得提前派人在售票口等著,去晚就賣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