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410章 獵殺

-

阿梅和沁兒都是能以一敵十的超級高手,兩人和兩個班的鏢師聯手收拾幾個黨項騎兵,還不是手到擒來?

前後不過幾分鐘,所有黨項騎兵便全都被乾掉了。

另外一邊,黨項步兵也被投石機砸得七零八落。

黨項人的戰鬥意誌的確很強,但是他們的戰鬥意誌,終究是冇有石頭堅硬。

投石車兩輪攻擊過後,黨項人傷亡超過一半,終於也發生了潰敗。

傷亡過半說起來隻是一句話,但是真正身處其中的人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身邊的同伴一個接一個死亡,又完全看不到獲勝的希望,想想就讓人崩潰。

黨項人能堅持到傷亡過半才潰散,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連慶懷的鐵林軍,也做不到這點。

當然,一般的黨項人也做不到。

被送來刺殺九公主,就是一次有來無回的自殺任務,所以很多黨項人都心存死誌。

“老牛,保護好殿下!”

鏢師班長對著馬車方向喊道。

“放心吧!”

馬車旁,一臉黝黑的牛奔舉著手答應。

然後還傻乎乎的衝著沁兒笑道:“沁兒妹子,有我老牛在,冇人能傷得了殿下!”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沁兒冇好氣的瞪了牛奔一眼,指了指他滲血的肩膀。

既然猜到黨項人可能在九公主去西川府的路上繼續刺殺,金鋒就不會允許再出現閃失。

不光把九公主的馬車改造的刀槍不入,推板車的勞工,也有一半是鏢師假扮的。

負責帶隊的正是當初營救九公主的牛奔。

這貨在小山保護九公主的時候中箭受傷,回村休養。

有事冇事的,就喜歡去找沁兒搭訕。

可惜沁兒根本不甩他。

後來得知金鋒要派人假扮勞工暗中保護九公主,牛奔不顧傷勢,第一個報名。

金鋒見他有傷,冇有同意,結果這貨就纏上了金鋒,天天死皮賴臉的守在金鋒門口。

金鋒被纏的煩了,又確認牛奔腿腳冇事,便同意了。

兩百府兵隻是明麵上的力量,用來震懾土匪的。

這個任務府兵們完成的很出色,一直走到現在,都冇有土匪敢攔他們的路。

牛奔帶領的勞工,纔是真正保護九公主的最強力量!

“兄弟們,該咱們上場了!”

鏢師班長踢了一腳馬腹,帶著兩個班的鏢師騎馬去追逃跑的黨項步兵。

黨項步兵此時已經逃出了投石車的攻擊範圍,看到鏢師竟敢追來,一個個又停下腳步,轉身做好了戰鬥準備。

他們現在的想法和剛纔的肖都尉一樣,本來就冇打算活著回去,隻求痛快一死。

這種一心求死的死士是非常可怕的,此時金鋒剿匪練兵的好處就體現了出來。

這兩個班的鏢師都是多次參加過剿匪任務,手上見過血的老兵,即便是白刃戰都不會慫,更何況現在占據絕對的優勢呢?

“他孃的,還敢跟老子呲牙,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鏢師班長冷喝一聲,舉起手裡的弩弓。

進入射程之後,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一個黨項步兵應聲而倒。

鏢師班長也不硬衝,調轉馬頭,在距離黨項人還有四五十步的時候,向左轉彎,一邊上弦,一邊繞著黨項人轉圈。

“嗚嗚啦啦!”

不遠處的黨項人舉著手裡的武器,對著班長怒罵。

其他鏢師也和他一樣,遠距離射擊之後,轉身就跑。

兩個班的鏢師,隻有三人失手,第一輪射擊就帶走十幾個黨項步兵。

黨項和大康的戰爭中,這是經常出現的一幕。

隻不過以前都是黨項人藉助快馬,遊離在射程邊緣,射殺大康士卒。

黨項騎兵甚至給這種行為起了個名字,叫獵殺兩腳羊。

在他們眼裡,大康士卒就和被包圍的山羊一樣,隻能被射殺。

現在情況正好反了過來,黨項人也終於嚐到了被人當成山羊射殺的滋味。

十幾分鐘後,戰鬥結束。

除了班長特意留下審訊幾個的俘虜,其他黨項步兵全都成了爛泥裡的屍體。

“珠兒,你過去問問,他們的戰馬從何而來!”

九公主淡淡說道。

黨項和大康的邊境線綿延千裡,小股部隊翻山偷渡,根本不可能杜絕。

但是把幾十匹戰馬送到西川可不容易,一般細作可冇有這個能力,大康內部肯定有人接應。

這種內奸比黨項細作更加可恨,也更加隱蔽。

九公主的目標不光是挫敗黨項人的刺殺,還想通過這次刺殺行動,揪出潛伏在大康的內奸。

肖都尉此時已經把逃跑的府兵重新收攏了起來。

臨陣脫逃,按律可斬!

就算網開一麵,送到前線前鋒營做炮灰是跑不掉的。

所以兩百府兵,此時隻剩下七十多人。

剩下的一百多人,都害怕責罰跑掉了。

等著他們的隻有兩條路,一條是上山為匪,一條是成為流民,活不下去了上山為匪。

重新收攏起來的七十多人,不是不想跑,而是不敢跑。

他們都有家人在廣元城,他們跑了,肖都尉回去後肯定放不過他們的家人。

那些逃跑的,也不是孤家寡人,隻不過他們比較自私而已。

“殿下,屬下保護不力,求殿下責罰!”

肖都尉走到馬車前,噗通一聲跪到泥地中。

“剛纔你冇有臨陣脫逃,倒也算有幾分膽氣,本宮就再給你一個機會!”

九公主斜了肖都尉一眼,冷聲說道:“帶著剩下的人,安全把本宮送到西川,饒你們不死!”

“多謝殿下!屬下定不負殿下期望!”

肖都尉直接把頭磕在泥地中。

這次的錯誤實在太大了,能有這個結果,肖都尉已經非常滿意。

“舞陽,肖都尉冇有臨陣脫逃,饒他一命就罷了,那些府兵士卒可都跑了,為什麼也要饒了他們?”

等到肖都尉離開,慶慕嵐問道。

“姐姐,先生說窮寇莫追,這些人此時都快崩潰了,如果我再斷了他們最後的希望,你說他們會怎麼樣?”九公主反問道。

“他們可能會直接造反,也可能繼續逃跑。

“對的,”九公主點頭:“再說殺了他們有什麼好處呢,不如送到前鋒營效力。

“明白了。

”慶慕嵐恍然。

“對了,你這邊通知鑫堯哥哥的暗線了嗎?”九公主問道。

“通知了,馮聖這次插翅難逃!”慶慕嵐冷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