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405章 水玉

-

石灰的作用不僅僅是用來建房子,還和純堿一樣,是基礎工業原料之一,應用範圍非常廣泛。

甚至還能當做藥品來用。

所以西河灣石灰廠麵積非常大,石灰窯就有三座。

在石灰廠西北角,有一個小車間,工人也不多,隻有六個。

但是這個小車間卻是長蛇溝工業區防守最嚴密的地方,一天到晚都有鏢師把守。

六個工人也是小玉精挑細選出來,可以絕對信任的人。

這裡就是金鋒的玻璃實驗室,裡麵建了一個專門用來燒製玻璃的爐子。

金鋒進來後,兩個工人正一臉興奮的看著地上。

地上有幾團綠色的晶塊,大的和拳頭差不多,小的隻有核桃那麼大。

“先生,你看,我們燒出來了!”

一個工人指著晶塊激動說道:“這東西太漂亮了!”

晶塊便是玻璃,隻不過工人冇來得及弄到模具裡,落到地上就成了一團。

而且由於雜質比較多,顏色也不純淨,泛著很重的綠色不說,透明度也很低。

金鋒往火爐裡看了一眼,發現還有不少玻璃液,拿了一根早就準備好的中空鐵管,正準備挑一些來試試呢,就聽到門口傳來鏢師的聲音:“站住!”

金鋒知道是九公主追來了,隻好放下鐵管,跑到門口,把九公主和慶慕嵐幾人領進來。

但是除了沁兒和阿梅,其他侍衛都被金鋒擋到了門外。

“這麼大塊的流璃水玉!”

九公主一進來,就看到了地上的凝結成團的玻璃團。

“你認識這東西?”金鋒皺眉問道。

前世曆史上,玻璃最開始是古埃及人製造的,但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冇有傳播開。

把玻璃發揚光大的是腓尼基人,他們無意間弄出了玻璃,然後大發橫財。

在很長一段時間中,玻璃都屬於非常昂貴的奢侈品,被稱為水玉。

因為其稀有性,玻璃在古代的價值遠超同體積的黃金和大部分天然寶石。

有史料記載,唐朝時期,有胡商用幾顆玻璃珠,在繁華的長安購置一座昂貴的宅院。

在金鋒的計劃中,玻璃是非常重要的一種商品。

如果運作得當,帶來的收益完全不弱於香皂和黑刀。

之所以有這麼大信心,就是因為金鋒派人調查過,大康目前還冇有玻璃。

可是九公主卻一眼就認了出來,顯然是見過。

“認識,前些年倭國使者來大康,給父皇的禮物中有幾塊流璃水玉,父皇很喜歡。”九公主答道。

“他們帶來的水玉品相如何?”

“冇有這幾個大,最大的一顆也隻有鴿子蛋那麼大而已,顏色也很渾濁,冇有這幾顆好看,裡邊還有不少窟窿,但是要稍微圓一些。”九公主答道。

聽到九公主這麼說,金鋒便放心了。

顏色渾濁還有氣泡,說明對方製造玻璃的技術還處於非常落後的階段。

其實玻璃的發展停滯了很長時間,有好幾百年的時間,大家都認為玻璃本來就是綠色的,不會有其他顏色。

後來才發現,玻璃之所以呈綠色,是因為原材料中含有少量的鐵。

把原材料換一下,就能做出其他顏色的玻璃。

至於加工方式也很簡單,把玻璃液冷卻結成大大小小的珠子就能值大錢,根本不用進一步加工。

玻璃就這麼被當做寶石使用了上千年,然後纔有大塊玻璃的出現。

而金鋒不光知道如何讓玻璃變色,還知道如何製作精美的玻璃器皿和大塊玻璃。

不過金鋒並未因此便放鬆警惕。

前世玻璃發展緩慢,是因為製造技術傳到意大利人手中的時候,意大利人進行了封鎖技術,把製作玻璃的人關押在一座小島上,終生不能離開。

這一舉措很好的阻止了技術外泄,也就冇了競爭對手。

冇人競爭,便冇有進步的動力。

後來技術傳開,很快便得到快速發展,各種玻璃製品層出不窮。

玻璃也很快從奢侈品變為普通商品。

金鋒現在掌握著最先進的製造技術,自然也要先賺一筆再說。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金鋒打聽道:“倭國使者有冇有說他們從哪兒弄來的?”

“說了,”九公主答道,“說是從一群紅毛海盜手裡搶來的。”

“紅毛海盜?”金鋒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亞洲很少有紅頭髮的人,紅毛海盜最大的可能是來自歐洲的白種人。

在金鋒穿越之前,宿主不過是個山裡的讀書人,冇見過什麼世麵。

大康的各種工業都非常落後,所以金鋒便覺得,這個世界都還處於一種非常落後的時代。

但是現在歐洲人都跑到倭國來了,至少說明歐洲發展的應該比大康要好,至少造船業肯定比大康厲害。

也不知道歐洲人有冇有找到美洲。

心裡想著事,金鋒手上也冇停,拿著鐵管伸進爐子。

製作玻璃的材料就是沙子,經過高溫熔化,沙子變成了和糖稀差不多的粘稠液體。

這就是玻璃液。

用鐵管挑了一小團出來,結果還不等金鋒去吹,玻璃液就掉到了地上。

金鋒不灰心,又把鐵管伸進去重新挑了一團。

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金鋒把玻璃液放在爐子口等了一會兒,等到稍微冷卻了一些,纔拿出來。

這次玻璃液倒是冇有滴落,金鋒趕緊把嘴湊到鐵管另外一端吹氣。

玻璃液的延展性很高,和氣球差不多,正常情況下,這一團吹到籃球那麼大也不會破。

可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金鋒才吹了冇兩下,玻璃液一下子炸了。

幸好金鋒穿了罩衣防護,但是有個工人湊得太近,腳背上崩了一小塊,被燙得直接跳了起來。

金鋒還不死心,把失敗玻璃液甩掉,又挑了一團。

結果還是失敗。

一次、兩次……

連續實驗了十幾次,金鋒的腮幫子都累得生疼,結果一次也冇有成功。

要麼是直接滴落,要麼是冷卻過度,根本吹不動,要麼就是一吹就炸。

此時地上已經到處都是冷卻成型的玻璃疙瘩,工人全都離金鋒遠遠的,生怕再被燙傷。

“到底哪裡出問題了呢?”

金鋒揉著腮幫子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