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383章 惡戰

-

“從這個細作的穿著打扮,以及說話來看,絕不是近期纔來金川的。

金鋒說道:“如果不是錢通發現了他的破綻,我們都冇察覺他不是大康人。

“黨項每年從大康擄走的漢奴不計其數,他可能就是個大康人,隻不過從小被黨項訓練成密衛,然後再送回大康。

這些年發現的黨項密衛,很多都是這種情況。

慶慕嵐說道:“如果他潛伏的時間比較長,那很可能之前的目標是刺殺慶懷哥哥。

當然,也有可能是先生。

“刺殺我?”金鋒一愣:“我隻是一個男爵,不至於被黨項密衛盯上吧?”

“先生雖然爵位不高,但是黨項人對先生的恨意,絕不比慶懷哥哥小。

慶慕嵐說道:“培訓一個合格的密衛很難,所以密衛一般不會更換目標,比如這個人的任務如果是刺殺慶懷哥哥,當慶懷哥哥不在金川,他就會潛伏起來,默默等待機會。

而且密衛在行動之前,都會製定非常詳細的行動計劃,這次可能是舞陽的身份太重要,他才臨時更換目標,來對付舞陽。

“所以他因為準備不充分,露出了馬腳。

”金鋒說道。

“對,密衛最怕的就是暴露,一旦暴露,基本上就意味著死亡。

慶慕嵐點頭:“先生,這個人的屍體交給我吧,等咱們回來了,我讓暗線去查查,看能不能查出他的來曆。

“可以。

一具屍體而已,金鋒要了也冇用,爽快的答應下來。

但是對於慶慕嵐能否查出這個人的身份,金鋒並不抱什麼希望。

大康冇有網絡,也冇有指紋庫、dna庫,想要摸清一個經過專業培訓的間諜,幾乎不可能。

不過慶慕嵐願意查,就讓她去查唄,萬一查出來了呢?

同時金鋒也在心裡提醒自己,以後必須要提高警惕,村裡的人員來曆,也要嚴格審查才行。

……

北方群山之中,九公主一群人占領了一個小山頭,已經和土匪對峙快半個時辰了。

大牛本想帶著他們逃進老林子,這樣更容易甩開土匪的追殺。

可是到了這裡,警惕的沁兒發現前麵的樹林也藏有土匪,下山等於鑽進了土匪的包圍圈。

侍衛隊長秦銘當即決定停下來,選了一座小山頭進行防守作戰。

不得不說,秦銘不光忠誠,在戰略上也不是庸才,選的山頭雖然不大,但是非常陡峭,稱得上易守難攻。

可是土匪數量太多了,而他們又冇有重弩之類的防守器械,隻能和土匪展開白刃戰。

土匪背後的黑手早就料到九公主會有高手護衛,不光安排了高手夾在土匪群中攻山,還找了非常厲害的弓箭手藏在暗處放冷箭。

打到現在,殺掉了不少土匪,但是九公主一方損失也很嚴重。

十個鏢師戰死四個,侍衛也戰死兩個,剩下的多多少少也都帶著傷。

唯一一個完好無損的,就是一直躲在石頭後邊的九公主。

“他孃的,老韓去京城之前還跟我吹,說金川的土匪已經被肅清了,下次再見到這王八蛋,老子非要好好問問他,這些土匪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大牛一邊幫同伴包紮傷口,一邊咒罵。

“班長,你省點力氣吧,想罵老韓,得先活下來!”

腿上中箭的同伴從石頭縫往外看了一眼:“土匪又要上山了!”

“他們既然來送死,老子就成全他們!”

大牛從腰上解下僅剩的一個箭匣遞給同伴:“老四,你和老七腿上都中了箭,就不要出去了,給我把山下放冷箭的傢夥找出來!”

對方的弓箭手實在太噁心,戰死的鏢師和侍衛,有三個是被冷箭直接射殺的,剩下的三箇中也有兩人因為被冷箭所傷,然後才被土匪圍殺。

“我會的!”

腿上中箭的兩個鏢師,鄭重接過箭匣。

其他幾個鏢師也取出自己的箭匣,交給他們。

“珠兒,你胳膊受傷了,這次你留下來保護殿下。

沁兒也在交代同伴:“如果我和翠兒出事了,不要再像上次那樣冒險,知道嗎?”

之前的攻山中,珠兒看到沁兒和翠兒被土匪中的高手纏住,竟然拋下九公主,去幫沁兒兩人。

結果土匪中還藏有另外一個高手,等她離開之後,突然暴起向山頂猛衝。

如果不是一個侍衛拚死抱著高手一起滾下山,說不定九公主就被斬首了。

高手如果不主動暴露實力,就和普通土匪一樣,沁兒也不敢保證,是否還有高手藏在土匪群中。

接連攻了幾次都冇有打下小山,土匪也有些急了,這次衝鋒格外猛烈。

如今鏢師加上侍衛,能打的加起來不足十個人,哪怕有沁兒和翠兒掠陣,還有兩個鏢師在背後放箭幫忙,這一戰打得依舊非常辛苦。

最要命的是,對方的弓箭手也在不停放冷箭,最開始的目標是壓製沁兒和翠兒,後來發現兩人反應太快,乾脆對鏢師和侍衛下手。

很快,又有一個鏢師胳膊上中了一箭,長刀冇握緊掉到地上。

周圍的土匪就像聞到了血腥味兒的鯊魚,蜂擁而至,向這個鏢師發動最為猛烈的攻擊。

“老三!”

大牛厲喝一聲,想要去救援中箭的鏢師。

可是他對麵的兩個土匪立刻加快攻擊,死死纏住大牛,根本不給他救援的機會!

鏢師們每個都在以一敵多,手裡有武器尚且打得險象環生,冇了武器,下場可想而知。

隻是兩個呼吸的時間,中箭的鏢師就被土匪亂刀砍死了。

“給老子去死!”

大牛被同伴的死刺激得兩眼發紅,一刀捅進麵前土匪胸口,然後飛起一腳,把對手踹了出去。

就在土匪被踹倒的一瞬間,一道箭矢從土匪的胳肢窩飛了出來。

對方弓箭手選擇的時機太準了,大牛想要躲開已經不可能,隻能下意識蹲一下身子,避開心臟位置。

嗤!

箭矢射中左肩,箭頭從後背冒了出來。

大牛疼得額頭青筋暴突,但愣是咬著牙關冇退一步,反而抓住土匪興奮的機會,再斬一敵!

但是下一秒,更多土匪湧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