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375章 救生船

-

“柱子哥,那支箭上好像有東西。

一個鏢師指了指箭矢。

關柱子定睛一看,果然,在箭矢尾端,好像綁著一塊白布。

“還真有東西,去拿過來看看。

小心點,彆中了暗箭。

“知道。

鏢師舉著一麵盾牌,小跑著過去拔下箭矢。

沁兒箭法很好,甲板上隻有一個木箱下邊雨水淋不到,箭矢就射在這塊乾燥的地方。

鏢師拿著箭矢返回,交給關柱子。

關柱子從箭矢上解下綢布,一群人看著上麵的方塊字,大眼瞪小眼。

他們都不識字。

“你們在上麵小心點,我去找彤彤妹子,看看這上麵寫的什麼。

關柱子不識字,金鋒就給他安排了一個能寫會算的女掌櫃,免得他被人坑了。

在這個時代,讀書人都是高人一等的,關柱子對於女掌櫃非常尊敬,冇讓人去叫女掌櫃上甲板,而是自己拿著綢布跑回艙室,敲了敲女掌櫃的門。

“柱子哥,有事嗎?”女掌櫃開門問道。

“彤彤妹子,剛纔有人往船上射了支箭,上麵還帶著一塊布,你看看寫的什麼?”

關柱子把綢布遞給女掌櫃。

“射上來的?”

女掌櫃也看到了對麵的大船和水匪,隻不過一般遇到水匪之類的,她都很自覺的躲在後邊,以免給鏢師添亂。

聞言趕緊接過綢布。

下一秒,女掌櫃的臉色就變了:“柱子哥,快去救人!對麵船上是慕嵐小姐和慶侯爺的表妹,來金川是去西河灣拜訪先生的!”

“什麼?!”

關柱子被嚇了一跳,轉頭就往外麵跑。

一邊跑一邊大喊:“老周,快救人!船上的人是慕嵐小姐的表妹,來金川拜訪妹夫的!”

甲板上,鏢師們在發現水匪的時候,就架起重弩,做好了防禦準備。

聽到關柱子的話,鏢師們立刻瞄準了水匪的小船。

負責這次貨物押運的,有一個排的鏢師,總共帶了九座重弩,乾掉這些水匪輕而易舉。

可是直到關柱子跑到跟前,鏢師們都冇有扣動扳機。

“老周,還犯什麼迷糊呢?”

關柱子推了鏢師排長一下:“趕緊動手啊!”

“柱子兄弟,不行啊!”老周說道:“我要是動手,會把對麵的大船一起射穿的!”

關柱子抬頭看去,的確是這樣。

重弩箭矢的力量太大了,從現在的角度射過去,會連大船一起射穿。

那就不是救人了,而是成了土匪的幫凶。

“那怎麼辦,老周你想想辦法啊!”

關柱子急得直搓手。

他們這條船拉的礦鹽太多,太重了,根本走不快。

對麵的客船此時已經快要和貨船並行,再過一會兒,客船走遠了,他們想救人都冇辦法。

“我來喊喊話,試試能不能嚇走水匪吧!”

老周站到甲板邊緣,大聲喝道:“何處來的水匪小崽子如此不長眼,我們鎮遠鏢局的客人也敢劫?速速退去,否則老子打碎你們!”

幾個鏢師趕緊把重弩推到甲板邊緣。

以前遇到這種情況,水匪早就嚇跑了,可是這幫水匪就像冇聽到,冇看到一樣,還在繼續鑿船。

此時兩條船已經處於並行狀態,從貨船上可以清晰看到,客船的底部已經出現了幾個小洞。

客船看起來很大,佈置的也奢華,但是結構非常簡單。

鑿穿船幫,就是底艙。

如果不是船工在裡麵封堵進水口,客船可能現在就撐不住了。

“不行,這樣下去他們撐不了多久!”

老周發現水匪不理他,一拳砸在護欄上:“一班長,放小船,乾掉他們!”

“是!一班跟我走!”

一班長答應一聲,帶著自己的人跑向貨船另外一側。

那邊拴著兩條小船。

其實在此之前,大康的貨船、客船上,是冇人準備這種小船的,還是金鋒提醒,關柱子才弄了兩艘“救生船”,放在貨船上。

冇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

“老周,現在水這麼急,小船下去行不行啊?”

關柱子擔心問道。

救生船是很普通的那種小木船,很難應對大的風浪。

“不行也得行,如果這次不能給水匪一個教訓,傳出去了,鎮遠鏢局以前積攢的威名,就打了水漂!那是兄弟們拿命拚來的名聲,不能毀在我們三排手裡!”

老周說道:“還有,對麵的客船已經被鑿了太多洞,就算擊退了水匪,也必沉無疑,咱們的船太慢,必須要在他們漂走之前,把慕嵐姑孃的表妹救下來。

“有道理,”關柱子讚同的點點頭:“還是老周你想的周到。

說話間,一班長已經帶著一班的鏢師坐上小船,被放到了水麵上。

救生船是被鏢師改造過的,船頭都裝有重弩,艙板下方攜帶著一箱箭矢。

在船艙的邊緣,還繫著一排豬尿泡,萬一小船翻了,可以充當救生衣來用。

加上班長,一班共有十人,每條船上五個。

三人負責重弩,剩下兩人負責用船槳控製方向。

江麵水流湍急,兩條救生船一落水,就順水流了下去。

調整好位置之後,一班長二話不說,對著一艘水匪小船扣動了扳機!

嗖!

重弩箭矢呼嘯飛出,直接命中水匪小船尾部!

木屑紛飛,小船尾部直接被巨大的箭矢轟碎了,船上的水匪全都落入湍急的江水中。

重弩箭矢可以反覆利用,鏢師們在鹽礦閒著冇事,就是練習射弩,如今配合的太熟練了。

負責瞄準和擊發的一班長這邊扣動扳機,下一秒,負責上弦的鏢師已經開始飛快轉動絞盤了。

負責填充的鏢師也已經把箭矢放了上去。

前後不過幾秒鐘,又是一枚長矛般的箭矢飛出。

但是這次在擊發的時候,小船遇到了浪頭,箭矢斜著飛入水中。

水匪們好像被重弩的威力和擊發速度嚇住了,終於放棄了鑿船,鬆開釘在大船上的鉤子,順著江水漂流逃離。

逃跑之前,一個身材魁梧的水匪,舉著一把大鐵錘,狠狠砸向一處艙壁。

這處艙壁周圍被打了好幾個小洞,被這麼一砸,立刻出現一個比臉盆還大的窟窿。

這麼大的窟窿可不是船工能堵得住的,江水立刻洶湧倒灌進船艙。

客船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