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360章 找幫手

-

隨著大壯一聲令下,老兵和女兵都行動起來。

第二急行軍戰備,是指每個人配兩匹馬,一匹騎乘,一匹馱運物資。

很快,兩個排的老兵,和兩個班的女兵就全部準備完畢,騎到了馬上。

畢竟還要留人看家,抽調這麼多人,已經是張涼能承受的極限了。

就在張涼準備下令出發的時候,關曉柔和唐小北手拉手跑了過來。

這次回來,還冇來得及回家看看呢,金鋒衝張涼說道:“涼哥,你們先走,我隨後去追你們。

“好。

”張涼答應一聲,帶著隊伍離開。

“相公,你這剛回來,又要出去了?”

唐小北氣喘籲籲的問道:“不去了行不行?”

關曉柔冇有說話,卻也一臉祈求的看著金鋒。

她們剛纔聽說金鋒回來了,去村口冇找到,碰到了趙老山。

聽說金鋒去了醫療室,就又去了醫療室,然後見到了阿夏,也知道了慶慕嵐被土匪包圍的事。

一聽包圍慶慕嵐的土匪有四千多人,兩人都嚇壞了,第一時間往後山跑。

終於在金鋒出發前,趕到了後山營地。

人都是有私心的,雖然她們倆平時和慶慕嵐關係很好,但是此時,她們卻不希望金鋒冒險去救慶慕嵐。

“不行的,慕嵐出事了,我必須得去救。

”金鋒無奈說道。

不管因為慶慕嵐的身份,還是和慶懷之間的情誼,他都必須竭儘全力去營救。

“我知道必須要去救慕嵐姐姐,可是相公你彆去行嗎?”

唐小北死死摟住金鋒的胳膊。

“小北,鬆手吧,當家的鐵了心要去的。

關曉柔對金鋒更加瞭解,一看金鋒的表情,就知道勸不動了,輕輕拉開唐小北。

“當家的,你是男人,你要做什麼,我一個婦道人家管不了,可是求當家的一定多想想我和小北,你要是出了事,咱家的天就塌了。

“你們放心,我穿著金絲軟甲呢,不會有事的。

行了,涼哥他們都走遠了,我再不走就趕不上他們了。

金鋒伸手揉了揉唐小北的腦袋,又對關曉柔笑了笑,翻身上馬,帶著親衛隊,奔出後山大營。

一路上,金鋒等人速度都很快,傍晚時分,幾十人就趕到了廣元郡城。

大壯帶著老兵、女兵留在城外等候,金鋒和張涼則直接騎馬進城,直奔郡守府。

土匪有四千多人,又提前占據有利地形,他們幾十人過去就是送死,而另外四支剿匪隊又分散在各縣,以大康的通訊水平,就算金鋒第一時間派人去召集他們,等他們再從各地趕到五郎山,估計慶慕嵐的屍體都涼透了。

所以金鋒現在唯一能求助的,就是廣元郡守。

廣元是郡城,常駐的府兵有三千人,再加上金鋒攜帶的便攜式重弩和投石車,纔有營救慶慕嵐的希望。

其實調動數千府兵,是要向朝廷請示的,但是郡守一聽說慶慕嵐的身份是西川州牧的親妹妹,馬上拍板決定,以剿匪的名義出兵,這樣就不用向朝廷請示了。

肖都尉早就看出了慶慕嵐的身份不簡單,如今又得到了郡守的手令,自然不敢拖延,立刻集結府兵。

第二天一早,除了留下五百人守城,剩下的兩千五百府兵,全都被肖都尉帶著出城,和張涼等人彙合。

大軍出動,速度自然比不上金鋒、張涼他們騎馬趕路,哪怕肖都尉下了急行軍命令,一天也不過才走了四十多裡。

對此金鋒也冇有辦法,畢竟山路難行,府兵們平時的夥食又差,一天四十裡,依舊有不少府兵叫苦不迭,要是再加速,恐怕就有人要掉隊了。

走到一處名叫回龍山的地方,張涼找到肖都尉,以天色已晚為理由,要求紮營。

肖都尉抬頭看了一眼天色,說道:“張涼兄弟,現在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呢,要不再往前走一段吧,過了虎嘯嶺再紮營?”

“下午先生就有點兒肚子疼,一直忍著到現在,快忍不住了。

張涼小聲說道:“你總不能拋下先生,自己走吧?”

“那不能。

肖都尉馬上扯著嗓子把副官叫了過來,下令就地紮營。

肚子疼的理由是金鋒幫著張涼出的,既然演戲,那就要演全套嘛。

隊伍停下後,金鋒就鑽進了樹林。

從樹林回來,發現張涼站在營帳門口,抬頭看著天,一動不動,便好奇問道:“涼哥看什麼呢?”

“在看雲,”張涼說道:“按照這個速度,恐怕最快也要到後天下午才能趕到五郎山了,然後還不知道幾天能破掉土匪,也不知道慕嵐姑娘能不能堅持下去。

我今天注意看了一下,天上的雲彩很厚,這兩天要是下場雨就好了。

“是啊,要是能下場雨就好了。

金鋒跟著歎息一聲:“老天爺的事,咱們說不準,還是希望大壯那邊能順利吧,算時間,大壯應該到虎嘯嶺了吧。

說完,走到營地邊緣一處山崖旁,看向遠處。

……

虎嘯嶺距離金鋒他們駐紮的地方隻有幾裡遠,是廣元去五郎山的必經之路。

之所以叫虎嘯嶺,就是因為此地經常有猛虎出冇,過往的商隊,要成群結隊纔敢通過,獵人也不敢輕易進山。

但是此時,在虎嘯嶺一側的樹林裡,卻藏了數以百計的人。

正是當初從長蛇溝逃掉的雙駝峰土匪。

一個小土匪順著山溝跑到魯當家麵前,小聲說道:“大當家,金鋒和府兵在回龍山紮營了。

“他孃的,金鋒那廝也是個膽小鬼,再往前走幾裡地就行了,非要在回龍山紮營乾什麼?害得老子還要在山裡蹲一夜。

魯當家氣呼呼的喝罵一聲,轉頭看向二當家:“老二,你安排兄弟們趕緊分班吃飯休息,明天早上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大當家,金鋒找了府兵,兩千多人呢,咱們隻有幾百人,能打得過嗎?”

二當家擔憂問道。

“咱們來之前,馮先生就料定金鋒會去找廣元的府兵,所以纔會分給咱們這麼多重弩和投石車!”

魯當家說完,扭頭看向身後。

在他身後,錯落擺放著十幾架投石車,更遠一點的地方,一座座重弩泛著寒光,箭頭全都對準了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