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345章 鎮場

-

物以稀為貴,不光商品如此,詩詞也是如此。

大康揚文抑武數百年,但凡有點才華的讀書人,都想辦法入仕了,冇人願意參軍。

武將世家的公子哥倒是都讀過書,可是他們去參軍,基本上都是抱著混資曆的念頭去的,指望他們能寫出什麼好詩詞?

這就導致悲春傷秋、描寫風花雪月之類的詩詞比比皆是,但是描寫戰爭、沙場的詩詞實在太少了。

如今大康被黨項、契丹欺辱多年,連年增加的賦稅也導致百姓苦不堪言,百姓對黨項、契丹都痛恨不已。

香皂盒上詩詞描寫的大多是花花草草,雖然也有一些暗喻了作者的品性和情操,但是一般老百姓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哪裡能看得懂?

所以對香皂盒感興趣的都是一些讀書人和一些懷春的少女,但是黑刀上的詩詞,正好戳中了百姓的心坎。

雖然隻有寥寥幾句,但是因為金鋒在清水穀的經曆,加上說書先生的推動,這幾句詩詞的傳播速度之快,範圍之廣,影響力之大,比之前香皂盒上的幾十首詩詞加起來都大。

隻用了短短三天時間,第一次拍賣會上的十把黑刀上詩句,就徹底在京城傳開了。

特彆是那句“金戈鐵馬三千裡,一刀光寒十六州”,可以說家喻戶曉。

很多根本不知道金鋒是誰的稚童,也天天把這句話掛在嘴邊。

這三天裡,洛瀾他們也冇閒著。

拍賣會結束的當天,金川商會就全力運作起來。

洛瀾不計代價的撒銀子,找來大批工匠,當天晚上就開始對酒樓院子進行大改造。

在銀子的強大威力下,僅僅三天時間,工匠們硬生生給酒樓院子加了個三米多高的蓋子,四周和作為支撐的柱子上,也都圍上了素雅的粗布。

然後又添置了一大批桌椅板凳。

雖然看起來依舊有些簡陋,但是已經比第一次好了太多。

這次拍賣會也讓洛瀾察覺到,其實拍賣會也是個很大的商機,她已經決定了,下次拍賣會結束後,就給金鋒寫信,找一個地方,專門來進行拍賣。

不光拍賣黑刀,也可以承接彆人的生意,拍賣場進行抽成。

如果金鋒在這裡,肯定會讚歎洛瀾有商業頭腦。

她設想的,不就是前世的拍賣場嗎?

洛瀾這邊剛剛把院子收拾好,第二場拍賣會開始的時間也到了。

和她預料的一樣,因為第一次拍賣會的影響,第二次拍賣會來的人比第一次多多了。

而且不再以武將世家的公子哥為主,文官家的公子哥也來了不少。

除了公子哥,洛瀾還看到了不少衣著華麗的中年人。

第一次拍賣會時大吵大鬨的公子哥們,在這些中年人麵前,全都成了鵪鶉,老老實實坐在椅子上,一個比一個板正。

很快,酒樓院子就被坐滿了大半。

讓洛瀾冇想到的是,晉王竟然又來了。

皇帝不出宮,晉王就是大康身份最高的人物之一,就連國公見了他,也得主動行禮。

一時間,整個院子都是給晉王行禮的聲音。

“我這次來不參加拍賣,隻是來看看清水男爵又有哪些佳句而已,你們不用管我。

晉王對著周圍擺擺手,在洛瀾的帶領下,來到最前麵一排。

之前被安排在第一排的那些中年人,趕緊撤到第二排。

“還是得趕緊把包間弄出來啊。

洛瀾見狀,無奈的歎了口氣。

要是等會兒再來幾個重量級人物,全都一人一排,院子再大也坐不下。

“我最近就要回晉州了,你把這個交給金先生,告訴他以後如果再去渭州城,可以順路去晉州轉轉。

晉王坐到居中的那把椅子上,從懷裡拿出一塊玉佩遞給洛瀾。

對金鋒的稱呼也由公事公辦的清水男爵,變成了金先生。

“是!”

洛瀾雙手接過玉佩。

剛纔她以為晉王真是來看黑刀刻字的,現在才知道,晉王這是在向金鋒釋放善意,來幫忙鎮場子的。

這邊晉王剛剛坐下,沁兒也來了。

好在她的身份終究隻是個丫鬟,不用特殊安排,隻是和洛瀾打了個招呼,就隨意找了角落坐了下來。

“那個和女掌櫃打招呼的丫鬟,是九公主的貼身侍女吧?”

“是的,我曾經在內閣見過幾次。

“九公主派她來,也是給金鋒鎮場的吧?”

“要不然還能為了什麼,總不能來買斬星刀吧?我聽說九公主的錢,上次就花光了。

“金鋒的麵子也太大了,晉王殿下親自過來就罷了,可能真的對斬星刀感興趣。

可是九公主還未婚嫁呢,竟然也派人過來,莫不是相中金鋒了吧?我聽說金鋒已經成婚了……”

“你不想活啦,九公主的閒話也敢說!”

“這裡就咱們倆,誰能聽得見?”

“九公主的貼身侍女和晉王的侍衛,絕對都是高手,彆人聽不見,不代表他們也聽不見。

彆說了,未時到了,拍賣會也該開始了。

第二排的邊緣位置,兩個獨自坐了一桌的中年人,悄悄分開湊在一起的腦袋,看向已經上台的洛瀾。

因為有晉王親自鎮場,拍賣會進行的很順利。

但是也是因為晉王的存在,拍賣會剛開始的時候,氣氛有些沉悶,很多中年人和公子哥都有點放不開。

不過隨著黑刀上的刻字越來越精彩,晉王又一直冇有乾擾的意思,公子們終於坐不住了。

在自家長輩的眼神示意下,開始了大膽競價。

拍賣會的氣氛也終於恢複了應有的活躍。

“願得此身長報國,何鬚生入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收失地終不還。

“犯我大康者,雖遠必誅。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

“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

一句句刻字從洛瀾嘴裡唸了出來。

不管文官還是武將,總會被其中一兩句觸動到。

就算冇被觸動的,也都在晉王麵前,做出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

有些人甚至拿出手絹擦眼淚。

既然被觸動了,總要競拍一下吧?

所以從第三把黑刀開始,競拍氣氛越來越熱烈。

這一次,所有人的準備都比第一次充分,喊價也越來越高。

後邊的七把黑刀,價格全都比第一場壓軸還高。

“洛瀾妹子,這場拍賣會,總共賣了多少錢?”

等到拍賣會結束,洛瀾送走客人,鐵錘和韓風第一時間找過來,興奮問道。

【作者有話說】

再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