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317章 長生牌

-

當天夜裡,張涼就去找滿倉領了兩箱閃光彈。

然後第二天,數百名男女鏢師從西河灣、貓貓山、鐵罐山等地出發,直奔黑水溝。

當天下午隊伍在黑水溝集合,天黑時分發動強攻。

可憐的黑水溝土匪,什麼時候見過閃光彈這種東西?

第一波閃光彈攻擊,九成九的土匪都中招成了瞎子。

這些鏢師都是經過張涼嚴格訓練的,就算硬攻,數百名鏢師也絕對能拿下黑水溝。

更彆提現在土匪都成了瞎子。

隻用了不到半個時辰,戰鬥就結束了。

除了兩個女兵在捆綁土匪時被閃瞎的土匪刺傷,鏢師無一戰亡。

黑水溝的覆滅,也代表著金川縣所有大型土匪勢力,全部被肅清。

金鋒不光解救了數百“肉馬”,還從三大土匪老巢搜繳了大量糧食。

張涼攻打黑水溝的當天,新上任的縣尉也帶著府兵突襲了朱老爺和彭老爺的老家。

朱老爺和彭老爺謀害金鋒這個貴族,證據確鑿,按照大康律例,當誅三族。

這些族人既是朱老爺、彭老爺作威作福的底氣,也是民脂民膏的瓜分者,他們最終的下場如何,金鋒也懶得去過問,把精力都放在了黑水溝外的煤礦上。

被俘的土匪全部被送到了黑水溝,在老黑的監督下,開始采挖。

與此同時,一則訊息也開始在金川縣流傳開來。

西河灣的金先生已經滅掉黑水溝、虎頭山,打跑了雙駝峰,從此以後,金川再也不會有土匪收歲糧了。

如果有人發現土匪,都可以去西河灣報信,西河灣會派出鏢師剿匪,滅掉土匪獲得的賞金,三成歸報信的百姓所有。

金川百姓不知道被土匪禍害了多少年,這個訊息一出,整個金川都沸騰了。

無數百姓為此歡欣鼓舞,在家裡給金鋒立下長生牌,當成神明來供奉。

西河灣也成了金川百姓心目中的聖地。

拖家帶口來投奔西河灣的人越來越少,但是結伴來西河灣找工作的人卻越來越多。

這為西河灣的發展提供了充足的勞動力。

不得不說,掠奪是獲取財富最快的方式。

這次光從趙縣尉和黑水溝土匪那邊繳獲的銀票和現銀,加起來超過一萬五千兩,手裡有了錢,金鋒自然不會讓銀子放在倉庫裡生鏽,不僅加大了招募老兵的力度,還加快了西河灣的建設速度。

除了在河邊又新開了兩座磚窯,還在長蛇溝附近又建造了兩座石灰窯和水泥窯。

之前進度緩慢的工地,因為大量勞動力的湧入,也明顯提速,幾乎一天一個樣。

除了西河灣,金鋒還計劃在所有能直達西河灣、關家村的山路上,都建造一個類似小城樓的堡壘,加上重弩和投石車,把兩個村子徹底保護起來。

這樣就能防止再次被偷襲的事情發生。

黑水溝那邊有老黑盯著,金鋒隻待了幾天,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就回到西河灣一頭紮進了實驗室,直到慶慕嵐把他拉出來。

“先生,京城那邊來訊息了。

“結果怎樣?”金鋒著急問道。

從廣元回來後,他就和關曉柔、婉娘一起加班加點趕製了一批特製香皂出來,準備送進皇宮給慶妃。

可惜京城那邊的爭鬥一直冇有結束,金鋒害怕周家使壞,這個計劃也隻能一拖再拖。

要不然香皂送到慶妃手裡,名聲也打出來了,結果香皂卻冇辦法在京城順利售賣,那就尷尬了。

“還能怎麼樣?周文垣和護衛無故擊殺守城府兵,肯定是不占理的。

廣元郡守一天一個奏摺,求陛下給他做主,加上週家的對手一起趁機痛打落水狗,周家隻能認慫唄。

慶慕嵐說道:“先生你不知道,這次周家可是大出血了,不光答應了我們慶家……”

金鋒打斷慶慕嵐,直接問道:“我不想知道周家答應了其他人什麼,我隻想知道,我在京城賣香皂,周家會不會使壞?”

其實這件事金鋒也占理,但是有時候不是有理就能做成事的。

周家的勢力太大了,而金鋒在京城一點根基都冇有,對方隨便為難一下,就能把金鋒卡得死死的。

“放心吧,這是我們慶家和廣元郡守提出的讓步條件之一,周家答應以後絕不會因為此事為難你和廣元郡守。

”慶慕嵐答道。

“周家不會出爾反爾吧?”金鋒問道:“嘴上說著不為難,等我把香皂送到了京城,又暗中使壞。

“先生放心吧,不會的。

慶慕嵐說道:“像周家這樣的大士族還是非常注重信譽的,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爾反爾,否則下次就冇人相信他們的承諾了,這對於一個士族來說,是致命打擊。

周家不會為了一個周文垣,損失數百年積攢起來的聲譽。

先生如果還不放心,可以把香皂暫時寄存在我慶家的鋪子售賣。

“那就好!”

金鋒這才放心。

“對了,除了這件事,我還聽說了一個訊息。

慶慕嵐說道:“這不是快收秋了嗎,聽說朝廷最近幾天就要釋出新的賦稅告示了。

“怎麼說?”金鋒問道。

儘管之前就聽說朝廷可能要增加賦稅,但是在正式的告示出來之前,不過是猜測而已,實際情況還要以正式的公告為主。

“還能怎麼說,跟咱們猜的一樣,今年秋收賦稅增加一成。

慶慕嵐無奈說道。

“哎,這可讓百姓怎麼活啊!”

金鋒無力的歎了口氣。

他現在已經是貴族了,從內心深處,金鋒還是希望大康繼續安安穩穩發展下去的,這樣他才能享受特權和財富帶來的快樂。

天下大亂的話,王侯都朝不保夕,誰還會在意他一個小小的清水男爵?

可惜這種事不是他能夠左右的,他能做的就是儘快發展壯大自己,如果真有一天動亂來臨,他需要足夠的力量來守護自己以及親人、朋友的安全。

想到這裡,金鋒更加覺得時間不夠用,衝著門口喊了一聲,讓守門的老兵去把張涼和唐小北找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