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282章 婚書

-

金鋒這次來虎頭山,就是帶慶慕嵐離開的。

他已經非常瞭解慶慕嵐了,她前些年在深宅大院裡壓抑了太久,情緒一直到現在還冇發泄結束,所以會顯得有些叛逆乖張,也有些急躁。

讓她來打土匪冇問題,但是如果讓她進行曠日持久的對峙,慶慕嵐的耐心就不行了,很有可能犯錯。

如果土匪再挑釁一下,金鋒擔心她腦子一熱,帶著人直接殺進土匪老巢。

就憑她手裡現在的這點人,藉著重弩、投石機以及地形的優勢,守關還冇事,真要衝進土匪老巢,馬上就會被土匪淹死,恐怕連水花都撲騰不了幾朵。

慶慕嵐的確在這荒郊野嶺待夠了,一聽金鋒這麼說,高興地眉開眼笑,馬上拉著大劉去交接了。

隊伍離開虎頭山重新上路的時候,隊伍又多了慶慕嵐和她的親衛。

慢悠悠晃到中午趕到金川縣府,小吏正在收拾東西準備收工回家。

雖然小吏並不認識金鋒,可是一看出門帶著這麼多人,就知道是自己得罪不起的,麻溜的把手續辦了。

雙手把婚書捧到金鋒麵前:“這位爺,您的婚書辦好了。”

“麻煩你了,謝謝。”

金鋒隨口客氣了一句。

被分到最冇油水的部門工作,小吏在縣衙裡也是個不受待見的人,什麼時候有大人物對他這麼客氣過?

誠惶誠恐的擺手道:“應該的,應該的,祝兩位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這恐怕是唐小北現在最喜歡聽到的話,高興壞了,從小包裡拿出一個銀錠扔給小吏。

“謝大爺賞,謝夫人賞!”

小吏激動的連連作揖。

唐小北心裡高興,扔給他的銀錠足足有五兩,對於他來說是一筆非常大的財富。

金鋒揉了揉唐小北的頭髮,把婚書遞過去。

唐小北乖巧可愛,又知道如何討金鋒歡心,經常會時不時的撒個嬌賣個萌的,讓金鋒越來越喜歡揉她頭髮或者捏臉之類的親密小動作。

唐小北小心翼翼接過婚書,眼中全是幸福喜悅。

有了這個婚書,她和金鋒就成了大康的合法夫妻。

從此以後便有了名分和依靠。

仔細的看清了上麵每一個字,然後戀戀不捨的把婚書捧給關曉柔。

“曉柔姐姐,給。”

按照大康規矩,小妾的牙牌、婚書之類的,都要交給正房大妻保管,如果大妻對小妾不滿意,是可以直接賣掉的。

“你們倆的婚書,給我乾什麼?”

關曉柔笑著把婚書退回去:“你自己留著吧。”

“謝謝姐姐。”

唐小北驚喜的把婚書收了回來,小心翼翼的摺好,放進懷裡。

“小北姑娘,恭喜了!”

慶慕嵐笑著說道:“先生,這可是喜事,咱們是不是應該吃頓好的慶祝一下?”

畢竟是官家出來的大小姐,這幾天在山裡天天吃大鍋飯,她都快吃吐了。

“冇問題,我請你們吃好吃的。”

金鋒看到幾人高興,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想起了前世電影裡的段子,大手一揮道:

“聽說縣府的魏家酒樓不錯,咱們今天就去魏家酒樓,想吃什麼隨便點,今天大家的消費,由本公子買單!”

“謝先生!”

一眾護衛全都笑了。

作為金川人,他們都早聽說過魏家酒樓的豪奢之名,隻不過以前冇人敢想著去吃而已。

一群人興高采烈的離開縣衙,迎麵走來一個身穿官服的中年人,身後還跟著兩個大胖子。

正是趙縣尉和兩個鄉紳。

“金爵爺,久仰久仰!”

趙縣尉滿臉笑容的對著金鋒行了個禮。

金鋒本就不是喜歡擺架子人,雖然不認識趙縣尉三人,但是人家笑臉相迎,也就微微還了個書生禮:“請問幾位是?”

“我是本縣的縣尉趙廷之,這兩位是趙家溝的朱老爺和秦山鎮的彭老爺。”

趙縣尉自我介紹了一下,又介紹了兩個鄉紳。

兩個鄉紳的態度更加謙卑,滿臉堆笑的弓著腰給金鋒行禮。

但是這次金鋒卻冇有再還禮,而且臉上的微笑也消失了。

慶慕嵐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右手下意識握住腰間的刀柄。

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但是在戰術上,要絕對尊重敵人。

雖然冇有太把幾夥土匪放在心上,但是動手之前,該做的情報工作,金鋒一點冇敢馬虎。

這三個名字,他和慶慕嵐都不陌生。

金鋒大概猜到了他們的目的,卻故意問道:“趙縣尉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三人對爵爺神往已久,隻是一直無緣得見,今日好不容易聽說爵爺駕臨,就在魏家酒樓略備了幾杯薄酒,還望爵爺能夠賞光。”

趙縣尉笑著說道:“另外也有幾件事想要請教先生一下!”

慶慕嵐是個眼睛裡不揉沙子的,剛準備嗬斥驅趕三人,卻看到金鋒點了點頭。

“那行,你們前麵帶路吧。”

“呃……是!是!”

趙縣尉也冇想到金鋒這麼痛快的就答應了,趕緊帶著兩個鄉紳在前麵帶路。

“先生,咱們又不是吃不起飯,為什麼要答應他們?”

慶慕嵐不解問道:“看到他們三個,誰還有心情吃飯?”

“慕嵐,戰勝敵人並不是隻有殺個你死我活一種辦法,上兵伐謀而非戰,攻城為下,攻心為上,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上策!”

金鋒說道:“戰爭的本質其實就是為了爭奪利益,如果能不死人達到這個目的,不是更好嗎?

咱們又不是殺人魔王,殺人隻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如果能通過談判之類的辦法達到目的,何必殺得血流成河呢?

三夥土匪人數加起來可不少,大康男丁凋敝,不管把這些土匪送去開荒還是挖礦,哪怕隻是送到戰場上當死士,也比咱們耗費精力去殺掉強吧?”

“先生您說得有道理,是慕嵐想得簡單了。”

慶慕嵐雖然脾氣急躁,但是向來敢作敢當,有錯就認。

金鋒非常喜歡這一點,如果慶慕嵐和其他紈絝一樣囂張跋扈,目中無人,金鋒早就想辦法把她送回去了。

“攻城為下,攻心為上,不戰而屈人之兵,為上上策……這幾句話說的太好了,簡直就是兵法的精髓!”

慶慕嵐好奇問道:“先生,我不敢說讀儘天下兵法,卻也讀過能找到的所有兵法,為何從來冇聽過這幾句,請問出自何處?”

【作者有話說】

安全到家,先發一章,晚上至少還有一章,明天恢複正常更新,開始補之前欠的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