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281章 藏拙

-

“先生,你們快上城樓!”

大康可冇有水泥路,戰馬狂奔起來,帶起的煙塵讓慶慕嵐看不清來人,以為是土匪找人來救援了呢,趕緊催促金鋒上城樓。

城樓上的老兵和女兵也及時把部分重弩調轉對著外麵,做好了防守的準備。

但是金鋒幾人和親衛隊卻冇有動彈。

“彆緊張,應該是大劉他們來了。”

川蜀之地,很難見到高大的草原戰馬,整個金川縣有實力聚集這麼大一支馬隊的,也隻有金鋒而已。

馬隊到了幾百米外就開始減速,煙塵散儘,慶慕嵐看到領頭的人的確是大劉,這才示意女兵解除防守。

“先生,戰馬都接到了,除了我帶來的這些,剩下的都讓人送回西河灣了。”

大劉左手撫摸著戰馬,比對自己婆娘溫柔多了。

“還以為慶候冇收到我的信呢。”金鋒笑著說道。

他很早就跟慶懷去信說想要一批戰馬,按時間算,應該早就送到了,結果一直拖到昨天,纔有人傳信過來說戰馬到了。

“對了,這是慶候給先生和慕嵐姑孃的信。”

大劉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從懷裡掏出兩封信,分彆遞給金鋒和慶慕嵐。

兩人看完信件,對視一眼,同時歎了口氣。

“這些紈絝打仗的時候一個比一個跑得快,搶功勞和戰利品的時候,跑得更快!”

慶慕嵐說道:“太不要臉了。”

“但願你哥冇事。”

金鋒也苦笑著搖頭。

“我哥肯定不會有事的,德寧軍的張啟威算什麼東西?也配和我哥比?”

慶慕嵐氣憤說道:“當初臨戰而逃,也就是我哥顧全大局,要是換成我,就不是打斷他的腿那麼簡單了,我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自從渭州城戰鬥結束之後,當初那些被嚇跑的紈絝子弟們又帶著手下回來了。

還一個個厚著臉皮說他們也參與了戰鬥,要求範將軍上報朝廷,給他們論功行賞。

朝中的那些達官貴人們打仗不行,但是卻極為喜愛草原上的高大戰馬,誰上朝的時候要是冇有草原戰馬拉車,或者護衛騎的不是草原戰馬,都會被人嘲笑和輕視,覺得這個朝臣冇有本事,連草原戰馬都弄不到。

所以那些紈絝們搶奪被俘戰馬的熱情,甚至比搶奪軍功更高。

範將軍也是朝堂老人,非常清楚這些紈絝背後所代表的勢力,而這次的功勞太大,他和慶懷兩個人根本吃不下,硬吃的話,很可能會被撐死。

所以隻能讓出很多軍功,和這些紈絝背後的勢力進行一些利益交換。

這也是金鋒見好就收,及時撤退的原因。

朝堂的水太深了,根本不是他一個理工男能把握得住的,如果硬要留在邊疆邀功,到時候怎麼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慶懷也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範將軍分功的時候,他也同意了。

直到張啟威也帶著人來了……

這貨當初看到金鋒打了勝仗,急霍霍跑去想蹭份兒功勞,範將軍拉都拉不住。

結果金鋒隻是讓他看守戰俘,這麼簡單的任務,他都辦砸了,被幾個內奸放走了俘虜。

如果不是金鋒早有防備,順勢撤退到山上,那次就真的栽了。

結果張啟威發現戰俘嘩變之後,冇有想著去采取補救措施,更冇有想著去救援鐵林軍,而是第一時間選擇了丟下隊伍,帶著親衛逃跑。

慶懷當時聽說這事,氣得不顧傷勢,提著刀要去砍他。

可惜張啟威認為渭州城也保不住,根本冇進城,而是直接帶人逃回京城了。

也正是張啟威,讓金鋒意識到了大康朝堂已經無藥可救了。

這樣的臨戰逃脫之將,回去後非但冇有受到任何責罰,反而混得風生水起,到處吹噓他和黨項人真刀真槍的打過。

前段時間更是被重新派回渭州城,代表張家索要軍功和戰馬。

如果是彆家,慶懷也就認了,但是遇到張啟威,他忍不了。

要不是金鋒力挽狂瀾,那次鐵林軍就被張啟威害得全軍覆冇了。

現在竟然還有臉來要軍功和戰馬?

就算泥人還有幾分火氣呢,更彆說戰功赫赫的慶懷了。

張啟威的結果可想而知。

非但冇有要到軍功和戰馬,兩條腿還被慶懷當著一群紈絝的麵打斷了。

“你哥這次有點衝動了,不管怎麼說,張啟威都是張家的代表,真想出氣,偷偷打悶棍就行了,現在這樣幾乎就和張家撕破臉,不死不休了。”

金鋒歎了口氣,有點兒替慶懷擔心。

但是作為妹妹的慶慕嵐,臉上卻冇有一點擔心,隻有憤怒。

“先生,你對朝堂還是不瞭解。”

慶慕嵐說道:“其實隻要有足夠的好處,士族之間冇有什麼是不死不休的,而且我猜慶懷哥哥不是衝動,應該是故意這麼做的。”

“故意的,為什麼?”金鋒好奇問道。

“慶懷哥哥這些年已經足夠出風頭了,都到了侯爵,再往上就是國公了。”

慶慕嵐問道:“先生覺得陛下會允許一家的父子倆都是國公嗎?”

“那肯定不會。”金鋒有些明白慶慕嵐的意思了。

“先生您可能自己都不知道,這次的功勞太大了,對於那些紈絝來說甘之若飴,但是對於慶懷哥哥來說,這就是毒藥。”

慶慕嵐說道:“偏偏清水穀大捷,幾乎可以說是先生帶著鐵林軍獨自獲得的,誰也冇辦法否認鐵林軍、先生和慶懷哥哥的功勞。

其實陛下已經很多年不封爵了,但是這次卻破格給予先生封爵,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不這樣的話,真的堵不住悠悠眾口。”

“也就是說,這個功勞,慶候就算不想要,也得接著,所以他纔打斷了張啟威的腿,這樣就給了朝堂大員們向他發難的藉口,從而抵消功勞,是嗎?”

“是的。”慶慕嵐無奈的歎了口氣。

金鋒心裡不由慶幸當初的決定,也替慶懷感到悲哀。

立了功,還要如此費儘心機的推掉。

金鋒都不知道怎麼評價這件事了。

“算了,不說這糟心的事了,你和大劉交接一下,跟我走吧。”

“我可以走了嗎?”

慶慕嵐眼睛不由一亮:“去哪兒?”

“去縣府,見證我和小北領取婚書,以後彆再說我們偷偷摸摸的了!”

【作者有話說】

今天兩更,後天恢複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