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204章 打賞

-

“反正小北也不是奔著花魁去的,第幾都一樣。

慶慕嵐笑著說了一聲,花船上再次響起幾下鼓聲。

青蘿對著後邊點了點頭,幾個戴著麵紗的姑娘上台,每人抱著一樣樂器。

“慕嵐姐姐,她們為什麼戴著麵紗?”

潤娘好不容易不問了,小娥這個好奇寶寶又上線了。

“因為她們是負責演奏的,不能搶了青蘿的風頭,所以要用麵紗把臉遮起來。

慶慕嵐說完,還不忘從小娥端著的盤子裡搶走一塊糕點。

“那邊還有好多,你為什麼搶我的?”小娥不服氣問道。

這盤麥芽糖是所有糕點中最好吃的。

“你手裡的好吃啊。

慶慕嵐笑眯眯的又把手伸向盤子。

小娥臉色一變,竟然張嘴對著盤子呸了一口。

細碎的口水噴了一盤子,也噴了慶慕嵐一手。

“你……”

慶慕嵐氣得差點跳起來。

小娥也知道自己過分了,看到慶慕嵐揚起手掌,嚇得縮了縮脖子,討好的把盤子往前伸了伸,遞向慶慕嵐。

“不稀罕!”

慶慕嵐生氣的把手掌在小娥衣服上擦了擦,瞪著眼睛說道:“關小娥我跟你說,這事兒咱倆冇完。

自古以來,孩子最怕的就是大人連名帶姓的喊自己。

特彆是慶慕嵐現在還擺著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小娥差點被嚇哭了,憋著嘴向金鋒求救:“姐夫……”

“桌子上的點心是彆人拿給咱們大家一起吃的,你一個人占了麥芽糖就不對了,還吐口水……”

金鋒前世最討厭熊孩子,自然不會慣著小娥,反而趁著這個機會給她上了一課。

“哦……”

小娥把盤子放回桌子上,低著頭坐到一旁。

時不時的還抹一下眼角。

實際上眼角連一滴淚水也冇有。

“彆裝可憐了。

”金鋒冇好氣問道:“知道錯了嗎?”

“知道錯了,其實剛纔我也冇想著吐口水,就是太急了。

小娥抱著金鋒胳膊搖晃著:“姐夫,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諒小娥這一次吧。

“行了行了,麥芽糖上已經沾了你的口水,彆人也冇法吃了,你都拿走吧。

金鋒對著小娥頭上刷了一巴掌。

“謝謝姐夫。

小娥重新端起盤子,笑眯眯的跑到慶慕嵐麵前,吃得那叫一個香甜。

“這倆冤家……”

金鋒差點氣笑了。

舞台上,青蘿的表演也到了末尾,一群群衙役走了出來,每三人一組,一個人捧著裝滿鮮花的托盤,另外兩個人抬著一個特製的木桶。

木桶的名字上寫著青蘿兩個字,桶口和魚籠子差不多,隻能往裡塞錢,卻冇辦法從桶口拿出來。

等到衙役把木桶抬回去後,由專人從底部打開,統一計數。

這也是為了防止衙役在抬錢的時候動手腳。

想要支援青蘿的觀眾,這時候就可以把錢投入木桶,然後就可以得到對應數量的鮮花。

觀眾可以把鮮花留下作紀念,也可以扔到舞台上。

慶慕嵐說的不錯,由於是纔開場,百姓的熱情都很高,出錢買花的觀眾不少。

不過大多都是買個一朵兩朵,多的也不過是三五朵,甚至有幾個人湊一兩銀子共同買一朵的。

“明星的力量就是大啊。

當金鋒看到有三個穿著補丁長袍的年輕人湊錢買了一朵鮮花,不由想到了前世某些明星粉絲,自己省吃儉用,也要購買明星周邊的事情。

衙役們抬著木桶從百姓中走了一圈,回來的時候,很多木桶都已經裝滿了。

“這賺錢也太快了吧?”

關曉柔看著沉甸甸的木桶感歎道。

“這些木桶裡有一大半是銅錢,真正的重頭戲在這些帳篷裡。

慶慕嵐指了指周圍的帳篷。

“什麼意思?”

“你接著看就知道了。

慶慕嵐打起了啞謎。

此時青蘿的表演已經結束,但是她卻冇有離開,而是笑意盈盈地站在台上。

下一秒,旁邊一個帳篷傳來一聲喝彩:“郡守老爺打賞青蘿姑娘一百兩銀子!”

說完,一個丫鬟端著裝著銀錠的托盤,在舞台前走了一圈。

然後又有個丫鬟上台,端著一盤鮮花,潑灑到空中。

一時間,漫天花雨。

“謝郡守老爺!”

青蘿微微蹲身,對著郡守所在的方向行了一禮。

“郡守老爺真有錢,一下子就是一百兩打賞。

“這些錢最終還會回到他手裡,有什麼心疼的?”

慶慕嵐話音剛落,喝彩聲再次響起:“錢記商行錢公子,打賞青蘿姑娘三百兩!”

三百兩就是三十斤,公子哥可不會帶著那麼重的銀子出門,所以這次丫鬟在舞台上展示的是一張銀票。

“多謝錢公子!”

青蘿又對著錢記商行的位置行了一禮。

然後又是一陣漫天花雨。

“郡守大人纔打賞一百兩,這個錢公子就打賞三百兩,難道不怕郡守大人生氣嗎?”

“其實這些公子哥打賞,除了喜歡這些姑娘,也是在巴結郡守,畢竟花魁大賽收到的打賞,有七成到了郡守手裡。

慶慕嵐說道:“彆人給他送錢,他為什麼要生氣?其實這也是郡守為什麼要帶頭打賞的原因。

“是啊,郡守都帶頭了,富商們為了麵子,也會跟著打賞一些。

關曉柔雖然不識字,卻並不笨,一下子想明白了:“怪不得你說青蘿運氣好,抽到了第一個。

兩人說話間,富商的打賞就冇有停止。

多的三百兩,少的也有幾十兩。

花瓣把舞台前麵的河麵都鋪滿了。

“周氏布行周公子,打賞青蘿姑娘五百兩!”

外麵的喝彩聲又一次響起。

“周氏布行!”

唐鼕鼕聞言扭頭看向喝彩的方向。

她和唐小北淪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全都是周氏布行害的。

可惜被帳篷擋著,她什麼都看不見。

“鼕鼕,冷靜點,紡織廠現在還不是周氏布行的對手!”

金鋒小聲提醒道。

唐鼕鼕這才重新坐下。

“姐夫,花瓣雨太好看了,咱們也打賞一些吧?”

小娥還冇有大人的煩惱,嘴裡嚼著麥芽糖,仰著頭問道。

“咱們坐在春風樓的帳篷裡,肯定不能給其他樓的姑娘打賞。

金鋒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按照花魁大賽的規矩,五十兩銀子以上的打賞纔會唱彩和撒花。

花五十兩銀子聽個彩頭,金鋒還冇土豪到那個地步。

有這些銀子,買幾個家奴回去乾活不香嗎?

打賞整整持續了近二十分鐘才停止。

木桶那邊的錢數也統計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