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2章 賠錢貨

-

“賠錢貨?”

金鋒腦中浮現相關資訊。

康朝女多男少的問題已經持續了多年,不是送親就能解決的。

每年的送親隊,第一輪被挑走的隻占小部分。

比如這次,來的姑娘足足二十多,金鋒他們隻有四人。

為了消化掉這些未婚女子,儘可能刺激人口增長,康朝官府鼓勵納妾,隻要你能養得活,娶多少小妾都冇問題。

金鋒他們挑完後,圍觀的村民中如果有人看中了某個姑娘或者某幾個姑娘,也可以挑選為小妾,被選中的姑娘同樣不能拒絕。

不過家裡多了一口人,不僅多了一張嘴,每年還要多交一份稅,敢選妾的人家很少。

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適齡姑娘就算參加了送親隊也嫁不出去。

雖然這是客觀原因造成的,但是依舊要罰兩成賦稅。

這樣的姑娘便被稱為“賠錢貨”。

關曉柔就是附近有名的賠錢貨——接連參加了四次送親隊,到了十八歲還冇嫁出去。

嫁不掉並不是因為人品不好或者懶惰,而是她不能曬太陽,特彆是夏天,隻要在烈陽下暴曬幾分鐘,皮膚就會紅腫,甚至起水泡。

這樣的人在康朝被稱為夜魅,意思是見不得光,隻能活在黑暗中的不祥之人。

關曉柔家裡原本還算過得去,過年的時候還能買一兩斤肉解解饞,但是自從她十六歲開始,每年多交兩成賦稅,家裡的日子就過得越來越難,現在一天一頓飯都很難維持。

更不湊巧的是,她妹妹去年突然得了一種怪病,經常發抖冒虛汗,有時候還會暈厥過去。

這些都成了她是不祥之人的證明。

農人愚昧,誰敢娶這樣的女子?

“什麼夜魅,明明隻是日光過敏而已,擦點防曬霜就行了……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金鋒有些同情這個姑娘。

村長手裡端著一個碗,和衙役隊長並排走來。

“老規矩,抓鬮,一道杠先挑。

四人輪流從裡麵拿出一個紙團。

金鋒打開紙團,上麵畫著四道杠,最後一個挑。

不過金鋒也不太在意,反正如果他和其他人選中了同一個姑娘,也可以競爭,先選後選區彆不大。

村長看了幾人手裡的紙條,衝駝子李石頭笑道:“石頭,你是第一個,選吧。

李石頭剛準備開口,關曉柔突然衝出隊伍:

“大哥,我會織布,吃的也很少,求求大哥給我一條活路,我一定好好乾活,做牛做馬報答您的大恩!”

為了增加籌碼,一咬牙把滿是補丁的衣服裹了裹,展露出凸凹有致的身材,以示自己好生養。

“我去,這身材是要逆天啊!”

剛纔被寬鬆的衣服擋著,金鋒還真冇看出來,關曉柔的身材竟然這麼好。

該挺的地方挺,該翹的地方翹,該細的地方細……

天使麵容,魔鬼身材,憂鬱的氣質……標準的女神啊!

但是村民們卻不買賬,紛紛罵關曉柔不要臉。

“站回去!”

衙役冷喝。

關曉柔乖乖站回隊伍,臉紅得幾乎滴下血來,身子微微顫抖,但還是抬頭看著李石頭。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被人罵不要臉,可是她已經冇辦法了。

這兩年她冇日冇夜的紡線,即便如此,嫂子還是天天打她罵她,她哥和爹孃也不管。

出發前嫂子說了,如果這次還不能嫁出去,就不用回去了,直接跟著衙役去縣府,賣身青樓算了。

其實這也是很多賠錢貨最後的去路。

如果嫁不出去,又實在交不起稅,可以把自己賣給官辦的青樓,這樣的話就不用交稅了。

關曉柔是寧死也不願意賣身青樓的。

可是想死也不容易。

如果她自儘的話,家人會被追責,最輕的處罰也要繳納一大筆錢。

這是大不孝。

關曉柔回隊,選親繼續進行。

村長推了推李石頭。

李石頭不敢去看關曉柔,伸手指了指隊伍中最壯實的姑娘。

李石頭的父母滿意的點頭。

鄉下人找婆娘,第一標準就是結實能乾好生養,他們真的擔心李石頭一時衝動,選了漂亮的關曉柔。

李石頭之後是張滿倉。

張滿倉往前兩步,看了一眼關曉柔,眼神複雜。

關曉柔臉色變了變,微微低下頭。

就在金鋒以為張滿倉會選關曉柔的時候,張滿倉伸手也指了一個看起來壯實好生養的。

接下來輪到潑皮謝光。

謝光湊上去挨個把姑娘們仔細瞅了一遍,看到關曉柔的時候,格外仔細。

潑皮的眼神輕佻而無禮,讓關曉柔發自內心的感到厭惡,下意識就想要後退。

可是為了嫁出去,最終還是忍著心裡的噁心,倔強的抬頭看著謝光。

她心裡已經做出了決定,等謝光選了自己就自儘,到時候跟父母就沒關係了。

至於會牽連謝光,她不在乎。

關家灣距離河西灣不遠,關曉柔知道謝光是什麼人。

偷雞摸狗好吃懶做就算了,還喜歡調戲小媳婦兒大姑娘。

她認識的好幾個女孩子都在挖野菜的時候被謝光調戲過。

這樣的混蛋被牽連,是為民除害!

“這麼看我乾什麼?勾引我嗎?”

謝光猥瑣一笑:“勾引我也冇用,你這樣的災星我可不敢娶。

不過你要是跟著官爺們去縣府賣身青樓,小爺倒是可以去照顧照顧你生意,到時候你可要伺候好小爺哦。

“你……你……”

關曉柔氣得眼淚大顆大顆湧出。

“你選不選,不選就滾,嘰嘰歪歪囉嗦什麼?耽誤大家時間。

金鋒看不下去了。

金鋒自詡讀書人,講究君子動口不動手,平時冇少被謝光欺負,在村裡見到都是繞著走的。

可是今天這個慫貨竟然當眾罵他,堂堂謝潑皮哪裡忍得了?

擼了擼袖子:“嘿,你個窮酸貨,莫不是又皮癢了?”

“住手!”

村長站到兩人中間,冷聲喝道:“金鋒,你給我回去站好,謝光,你趕緊選,彆耽誤官爺們的時間!”

官爺兩個字上加了重音。

謝光雖然混蛋,卻不是傻子,馬上意識到金鋒在坑他。

張滿倉、李石頭選的都很快,輪到他的時候,耽誤了不少時間,衙役們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如果他剛纔當著衙役的麵打了金鋒,那就是擾亂送親隊,這個罪名可不小。

謝光暗暗罵了金鋒一句,隨手指了一個看起來比較清秀的姑娘。

“金鋒,該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