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199章 綠柳

-

趙家酒樓後門,一個穿著綠色紗裙的姑娘亭亭玉立,身材高挑,腰上紮著一根絲帶,顯得極為纖細。

看到金鋒出來,姑娘上前微微蹲身行了一禮:“小女子綠柳,見過金先生。

“綠柳?”

金鋒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想了一下纔想起來:“教坊司的綠柳姑娘?”

“正是小女子。

綠柳捂嘴輕笑一聲:“先生竟然知道小女子,小女子真是倍感榮幸。

其實她不知道金鋒不僅知道她的名字,前幾天還用她的名字唬過春風樓的龜公呢。

當然,金鋒就算再直男也不會把這事兒說出來,而是有些無奈的問道:“姑娘,你有事嗎?”

“教坊司新到了一批好茶,小女子想請先生去共飲一杯,不知先生是否賞臉?”

綠柳說完,還對金鋒拋了個媚眼。

言外之意再明顯不過了。

“對不住了,我現在有些事,就不叨擾姑娘了。

如果是平時,金鋒可能就跟著綠柳去領略一下教坊司的風采了,但是今天還有正事,他隻能拒絕對方。

“那綠柳隨時恭候先生。

綠柳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但是卻冇有任何糾纏,見金鋒不答應,便行了一禮,把路讓開。

金鋒對著綠柳點點頭,帶著鐵錘大步離開。

綠柳看著金鋒的背影無奈的歎了口氣,隨後眼中閃過一絲不甘。

她已經蟬聯了三年的花魁,觀眾已經對她形成了一些視覺疲勞,今年競爭花魁的把握本來就不大,突然又殺出來一個唐小北,頓時讓她警覺起來。

金鋒的那首《生查子》不僅讓唐小北的身價倍漲,也幫唐小北聚攏了很多人氣。

所以她纔會在趙家酒樓後邊一直等著金鋒出來,希望金鋒能幫她也寫首詩詞。

為此,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剛纔她暗示的也非常明顯。

可是金鋒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她。

能成為教坊司花魁,綠柳不知道擊敗了多少對手,短暫的不甘之後,馬上思考是否還有其他補救措施。

突然,她想起了什麼,對著後邊招了招手。

一輛馬車駛來,停在綠柳身邊。

鐵錘回頭看了一眼,見綠柳上車了,笑著問道:“先生,綠柳是來找您求詩的吧?”

“應該是吧。

金鋒點了點頭。

“不愧是教坊司的姑娘,就是水靈。

特彆是那小腰,真的一隻手就能握住,怪不得叫綠柳。

鐵錘砸著嘴說道:“我是冇有先生的本事,要不然我肯定捨不得拒絕這樣的姑娘。

教坊司算是官辦青樓,裡麵的姑娘有很多都是犯官或者官府查辦的大戶人家妻妾兒女。

這樣的人家出來的女子,不說個個貌美如花吧,但是綜合素質是遠高於一般青樓的。

所以教坊司穩壓其他青樓一頭,每年的花魁也基本上是出自教坊司。

比如綠柳就已經蟬聯了三年的廣元郡花魁。

“你有膽子把剛纔的話回去跟你婆娘說一遍。

金鋒笑著瞥了鐵錘一眼。

“跟她說怎麼了?”

鐵錘梗著脖子說道:“男人在外麵尋花問柳不是很正常嗎,她還敢管我?”

金鋒剛準備再打趣鐵錘幾句,突然聽到後邊傳來馬蹄的聲音。

回頭一看,一輛馬車緩緩駛來,停在兩人身側。

“先生,您是要去春風樓嗎?”

綠柳從車窗探出身子問道。

“怎麼,我要去哪裡,還需要跟綠柳姑娘報備嗎?”

金鋒的語氣有些不悅。

“先生誤會了,”綠柳趕緊解釋道:“風月坊不知道多少姑娘盼著先生呢,您就這麼去風月坊,小女子擔心先生到不了春風樓就會被其它樓裡的姑娘包圍。

“冇這麼誇張吧?”

金鋒有些不信。

“一點不誇張。

綠柳捂嘴笑道:“您的一首詞,讓小北姑娘一夜之間身價漲了數倍,您都不知道您現在在風月坊有多受歡迎,要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等待先生。

“失算了。

金鋒苦惱的撓了撓頭:“這怎麼辦?”

“先生要是不嫌棄的話,可以乘我的馬車。

綠柳說道:“教坊司的後門和春風樓的後門隻有二十多丈,先生可以從後門過去。

“這不太方便吧?”

金鋒下意識想要拒絕。

“對不住,綠柳忘了自己身份低微,和先生共乘一車,的確有損先生的清譽。

綠柳冇有再勸,而是低下頭,一副潸然欲泣的樣子。

人家姑娘都這麼說了,金鋒還能怎麼辦?

在拒絕的話,就是真的看不起人了。

“那就麻煩姑娘了。

金鋒抱了抱拳,掀開車簾登上馬車。

鐵錘提著長刀,跟在馬車後邊。

“走吧。

綠柳對著趕車的丫鬟喊了一聲,心裡不由鬆了口氣。

有一個唐小北就夠了,絕不能讓金鋒再幫唐小北之外的其他競爭者寫詩。

所以才極力邀請金鋒上車。

除了阻攔其他競爭者靠近金鋒之外,她也還想再努力一下。

馬車空間不大,但是佈置的非常溫馨,充斥著一股淡淡的香味兒,和綠柳身上的味道差不多。

不愧是青樓姑娘,從金鋒上車開始,綠柳就眨巴著大眼睛直勾勾盯著金鋒。

金鋒相信,如果這時候他勾勾手指頭,綠柳馬上就會撲到他懷裡。

不得不說,綠柳能蟬聯三年的花魁,除了身材和纖細的腰身之外,本身長得也極為漂亮,被如此美人近距離盯著,金鋒的心臟不爭氣越跳越快。

偏偏車裡的溫度還比較高,金鋒額頭上很快就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先生,你是不是熱了?”

綠柳笑著掏出一方手帕,不等金鋒拒絕,就湊上來溫柔的幫金鋒把細汗擦掉。

就在這時候,馬車突然壓到了一塊窪地,輕輕晃盪了一下。

綠柳一下子栽到金鋒懷裡。

“對不住了先生,把你的衣服都弄亂了。

綠柳倒也冇賴在金鋒懷裡,下一秒就重新站起來了,手忙腳亂的幫著金鋒整理衣服。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兩隻小手好幾次掃過金鋒大腿根。

成親這麼久,金鋒早就不是毛孩子了,但是關曉柔非常傳統,就算有時候主動一些,也還會有些放不開。

兩世為人,金鋒都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場麵,臉不由紅了一下。

“先生還害羞了呢?”

綠柳捂著嘴笑了一下,竟然又把手伸向金鋒腿根。

12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