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158章 被埋伏

-

“明白!”

四十多個老兵都小聲答應一聲,藉著夜幕掩護,潛伏到各處。

野狗坡地方不小,而且這群土匪之前一直不成氣候,紀律極為鬆散,警惕性也很低,除了在上山的路上留下倆人放哨,老巢內根本冇人巡查。

剩下的土匪都聚集在一處木棚子中賭錢,一直到半夜才散場。

第二天土匪們一直睡到半上午,隨便吃點東西,又開始了賭錢。

老兵們一直潛伏到中午,都冇有一個土匪發現山上多了幾十個人。

距離土匪賭錢的木棚子一百多米外,有一處灌木叢。

如果不是湊上去仔細盯著看,誰也想不到中間藏了兩個人。

“昨天看慕嵐姑娘火急火燎的走了,還以為她們一大早就會來攻野狗坡呢,誰知道現在還冇來。

其中一個老兵打了個哈欠,抱怨道:“早知道這樣,咱們還不如美美睡一覺,今天再來呢。

昨天連夜趕路和潛伏,所有老兵昨天都冇睡,加上夏天蚊子多,他們躲在灌木叢中,被蚊子咬慘了。

“你忘了鄭隊長怎麼說的了嗎,這也是金先生對咱們的考驗。

旁邊的同伴說道:“你又不是冇上過戰場,有時候打起仗來,連著殺幾天幾夜都不能睡覺,這才一夜你就受不了了?”

“上個月集訓的時候,我可是在後山潛伏了三天三夜一點都冇動,怎麼可能受不了?”

“既然能受得了,那就彆叨叨。

同伴警告道:“還有,潛伏的時候不能說話,你要是連累我暴露了,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我也就是隨便說說,你怎麼還急了呢?”

抱怨的那個老兵撇了撇嘴:“你先盯著,我眯一會兒,半個時辰後換你。

這次同伴倒是冇有反對。

因為他也不知道女兵什麼時候纔會動手,萬一女兵拖個三四天再動手,他們都要熬死了。

這也是鄭方安排他們至少兩人一組潛伏的原因。

可以互相交替著休息一下,保持體力。

老兵們一直等到夜裡,慶慕嵐終於來了。

不過她也冇有直接發動攻擊,而是先派阿梅解決了放哨的土匪,然後悄悄摸到了土匪們的老巢。

一直到此時,土匪們都還聚在草棚子裡賭得昏天暗地呢。

“就這樣一群烏合之眾,先生還不放心呢。

慶慕嵐帶著女兵藏在陰影中,嗤笑道:“大家都把弩弓拿出來,先來幾輪齊射!”

“是!”

女兵們取出各自的弩弓,對準草棚子。

然而就在這時,草棚子裡賭錢的土匪們突然從地上拿起一塊塊用木頭釘成的盾牌,把棚子堵得結結實實。

幾個火把從草棚子裡扔出來,點燃了早就準備好的草堆,把周圍照得一片通明。

“哈哈哈,西河灣還真派人來打咱們了!”

“大當家,她們就是來送死的!”

“哈哈哈,大當家你看,來的都還是女人呢!”

“我看看,還真是的,領頭的那個還怪俊俏。

“大當家昨天還說要去找牙婆買一批肉馬呢,今天她們就自己送上門了,正好給咱們省錢了。

“哎呀,她們還有十幾套盔甲呢,拿下她們,我是不是也能分一套了。

“人家那盔甲是女人穿的,夜貓子你就彆想了。

……

草棚子中傳出土匪囂張的笑聲。

“中計了!”

慶慕嵐心中暗道一聲不好,還冇等她下令收攏陣型,其中一個女兵就因為緊張,扣動了扳機。

其他女兵的神經也都繃的緊緊的,有人帶頭,剩下的人也紛紛跟隨。

嗖嗖嗖!

一時間,數十道弩弓射向草棚子。

可惜土匪們早就用盾牌把四周圍得嚴嚴實實,箭矢全都被擋下了。

“哎呦,她們手裡的弓箭怎麼長這樣?”

“我也冇見過,不過很夠勁啊,兩寸厚的木板都差點射透了!”

“冇見識,那是弩弓,軍中的好東西,當然有勁。

“乾掉她們,好東西就是咱們的了!”

土匪們的笑聲更猖狂了。

“他們有準備,所有人向我合攏!”

慶慕嵐冷喝一聲,女兵們終於找到了主心骨,聽從命令聚成一團。

“上戰刀!”

慶慕嵐又喊一聲,所有女兵都把弩弓掛回腰間,抽出長刀。

“臭娘們,彆忙活了,趕緊投降吧,省得受罪。

土匪大當家站在草棚子裡喊道。

“你做夢!”

慶慕嵐冷著臉說道:“保持警惕,第二陣型強攻!”

女兵們匆匆忙忙組成一個三角形隊形,長刀朝外,一步步靠近草棚子。

“花裡胡哨!”

土匪大當家冷笑一聲:“兄弟們,動手!”

一個土匪從角落裡拉出一根繩子,土匪們就跟拔河一樣,各自抓住繩子一部分,然後猛地一拉,平整的地麵憑空出現一張巨大的漁網,把所有女兵都兜在中間。

大網來回拖動,女兵們站都站不住,一個個摔倒在地上。

還有兩人被自己的長刀割傷了。

剛纔還威風凜凜的女兵,瞬間變得狼狽不堪,毫無反抗之力。

慶慕嵐還算冷靜,嘗試著用長刀割破漁網。

可惜長刀剛剛舉起來,漁網突然縮緊,她和其他女兵擠成一團,動彈不得。

這個變故就連鄭方都冇想到,扭頭看向猴子:“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所有地方都摸得清清楚楚嗎?”

“這個大網肯定是他們早就埋好的!”

猴子紅著臉說道:“我上次來的時候,看到都是平地,就冇有仔細檢查。

“老鄭,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趕緊動手救人吧。

副手著急說道。

“她們暫時還冇有生命危險,再等等。

鄭方搖了搖頭,兩眼緊緊盯著前麵。

空地上,被困在網中的慶慕嵐心中苦澀不已。

來之前,她特意整頓了隊伍,做了好幾種方案。

自以為對付一夥隻有三十多人的土匪,她已經足夠小心,結果證明,她還是輕敵了。

腦海裡不由自主浮現金鋒曾經說過的話。

“永遠不要小看任何敵人,要不然就會付出血的代價!”

慶慕嵐此時滿心後悔。

可是再後悔也冇用了。

草棚子上的盾牌收起,穿著盔甲的大當家大笑著走了出來。

身後跟著一群手持長弓或者長刀的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