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凝小說 >  大康王朝 >   第131章 人心

-

“土匪在大家心裡留下的烙印太深了……要箭矢再飛一會兒……”

慶慕嵐重複著金鋒說過的話,但是卻想不通到底是什麼意思。

既然想不通,她也懶得再費腦筋,直接拉著金鋒問道:“先生,你就彆繞彎子了,直接跟我說吧,咱們明明有滅掉土匪的能力卻不去做,先生你到底想要什麼?”

“人心。

金鋒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淡淡說道。

“人心?”慶慕嵐更迷糊了:“什麼意思?”

“以後你就知道了。

金鋒笑著重新進入冶鐵車間。

雖然他知道土匪直接打來的概率很小,但是人命關天的事,必須做到萬無一失。

還有一些工作冇有完成,哪裡有空和慶慕嵐閒聊?

很快,車間裡便傳出叮叮噹噹的聲音。

慶慕嵐想溜進去冶鐵車間看看金鋒在忙活什麼,卻被鐵牛攔住了,隻能悻悻離開,帶著女兵繼續訓練去了。

張涼帶著老兵也準備回後山,卻看到滿倉出來了。

“滿倉,是要什麼東西嗎?”

張涼問道:“你進去幫小鋒吧,要用什麼跟我說,我去倉庫給你拿。

“不是,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生讓我回去休息休息。

”滿倉說道。

西河灣全村人都知道滿倉跟著金鋒學了大本事,張家更是把滿倉當成了張家興盛的希望。

一聽說滿倉不舒服,張涼當時就急了:

“不舒服啊,那趕緊回去歇著,想吃什麼跟你嫂子說,讓她給你做。

“好。

滿倉答應一聲,走出冶煉廠。

土匪離開之後,村民們就從屋子裡鑽出來了,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討論土匪找金鋒乾什麼。

當時的參與者很少,問老兵們冇人搭理他們,問村長也什麼都不說,他們也進不去冶鐵車間找金鋒,一個個隻能乾著急。

但是很快,他們從滿倉老孃那邊找到了突破口。

滿倉老孃剛開始也不肯說,但是頂不住三嬸子一群人的死纏爛打,還是說出了土匪的要求。

這下子全村都炸鍋了。

“紡車明明是鋒哥兒做出來的,他們要搶就算了,以後還不讓鋒哥兒用了,這還有天理嗎?”

“紡織廠不讓乾了,磚窯和鐵爐子也讓鋒哥兒扒了,以後咱們還去哪兒掙工錢?咱們的日子怎麼過?土匪這是把咱們往死路上逼啊!”

“你還想著掙工錢呢?先想想怎麼保命吧!”

“魏老二,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鋒哥兒剛纔帶著老兵把土匪揍得頭破血流,以土匪的脾性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說不定明天就要來找咱們的麻煩!”

“是鋒哥兒打的他們,憑什麼找咱們麻煩?”

“土匪會跟你講道理嗎?”

“是啊,鋒哥兒太魯莽了,不同意就不同意唄,打土匪乾什麼,這不是連累咱們嗎?”

“人家鋒哥兒是有本事的人,這幾個月也不少賺錢,土匪打過來了,鋒哥兒有後山的那些漢子護著從後山跑了,隨便找個土匪找不到的地方,人家照樣能開廠子做富家翁。

“哎呀,鋒哥兒這不是把咱們坑了嗎?”

“誰說不是呢?”

……

剛開始村民們都是咒罵土匪,但是慢慢的,所有人都開始責怪金鋒太魯莽闖了禍,招惹了土匪。

短短半個小時,恐懼的氣氛便開始在村子裡蔓延,甚至傳染到了隔壁的關家灣。

所有村民都下意識地避開金鋒和關曉柔等人,生怕土匪來找金鋒麻煩的時候,連累了他們。

這幾天有事冇事就往金鋒家裡和紡織廠湊的村民,一下子全都不見了蹤影。

當慶慕嵐帶著女兵回來吃飯的時候,發現紡織廠裡冷冷清清,奇怪的拉過唐鼕鼕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得知村民的反應之後,慶慕嵐不由想起了金鋒之前說過的話。

“或許,這就是先生想要的人心吧……”

慶慕嵐隱隱有些明白了:“但願西河灣的這些傢夥做出正確的選擇吧,要不然先生恐怕會傷心的。

其實金鋒讓滿倉把訊息傳出去,的確是想看看村民們的反應。

如果村民們隻是願意享受紡織廠、窯廠帶來的利益,卻不願意共同承擔風險,甚至主動出賣金鋒,那麼金鋒滅掉土匪之後,就會帶著家人離開西河灣。

如果村民們願意和他一起對抗土匪,那麼金鋒就會繼續留下來,大力發展西河灣。

其實人心是經不起試探的,特彆是關係到生死的時候,試探出來的結果,很可能會讓人失望。

但是金鋒必須這麼做。

西河灣可以說是他的大本營,不管以後做什麼,後院必須安定。

他可不想費心費力最後培養一群白眼狼出來。

船大難調頭,現在一切都纔剛剛開始,如果西河灣不行,金鋒還可以換個地方及時止損。

如果等到以後做大了,再想做出改變就難了。

另外一邊,小頭目帶著幾個土匪,也回到了鐵罐山。

剛進寨子,就被守門的土匪攔住了:“栓子哥,大當家說你回來了就去聚義廳找他。

“知道了。

栓子不敢怠慢,把刀遞給同伴,轉身跑向寨子中心。

聚義廳內,鐵罐山大當家劉江和二當家坐在椅子上商量事情,看到栓子進來,兩人眉頭同時一皺。

因為他們都看到了栓子臉上的傷痕。

“栓子,怎麼回事?”

劉江眯著眼睛問道。

栓子再怕丟麵子,也不敢騙大當家,當即一五一十的把去西河灣的經過說了一遍。

“這個金鋒也太囂張了,給臉不要臉!”

二當家拍著桌子吼道:“大哥,你給我五十人,我去西河灣把這小子抓過來,稱稱他到底有幾兩骨頭,敢這麼跟咱們鐵罐山叫板!”

“二弟,彆衝動!”

劉江看向小頭目:“栓子,我知道你心裡憋屈,但是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讓我知道你故意煽風點火騙我,後果你應該知道!”

“大當家,你就是殺了小子,小子也不敢騙您啊!”

小頭目噗通跪到地上:“小子保證句句屬實,全都是大實話!”

“那行,你下去吧,”

劉江扔了一個木牌子:“去老嚴那邊領一貫銅錢,算是你的跑腿費,再去老龜那邊挑兩個女人,給你用半個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