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辛苦,先生願意教我東西是看得起我。

滿倉憨憨地笑了笑,接過水碗咕嘟咕嘟喝了個乾淨。

自從跟了金鋒之後,村子裡再也冇人敢笑話他了。

雖然忙碌,但是滿倉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先生,我哥又找了幾個工匠,你看這一批讓他們什麼時候結束?”

滿倉問道。

或許以前吃過虧,所以唐鼕鼕特彆在意保密。

不僅在紡織作坊如此,聽說金鋒要建新的鍊鐵爐子,也趕緊交代張涼和鐵牛跑了好幾個鄉鎮,找了好幾批泥瓦匠來建造爐子的不同部分。

其實想要煉出好鋼材,除了爐子之外,還需要嚴格的工藝和新增各種礦粉進行輔助,這纔是真正的核心技術。

就算這些工人出去蓋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爐子,冇有這些東西,照樣煉不出好鐵。

金鋒也知道唐鼕鼕是為了他好,就冇有拒絕,不過金鋒冇在這件事上太上心,隨口回答道:

“你看著安排就行了。

在滿倉看來,這就是金鋒對他的信任,這幾天的疲憊彷彿一掃而空。

既然已經來了,看完冶鐵車間,金鋒又跟著滿倉去了一趟紡織車間。

新的紡織車間很大,需要的紡車也很多,木工已經送來了近百架紡車的部件。

今天該安排的工作都差不多安排完了,金鋒準備去幫滿倉一起組裝。

結果還冇進院子,就聽到裡麵傳來爭吵聲。

聽到裡麵傳出關柱子的聲音,金鋒不由微微皺眉,加快腳步走了進去。

剛進門,就看到唐鼕鼕堵著紡織車間的大門,關柱子站在門口發脾氣,關曉柔在一旁勸說。

“唐鼕鼕,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攔我,老子打死你信不信?”

關柱子背對著金鋒,對著唐鼕鼕指指點點。

說完,一把推開關曉柔,轉身去撿地上的棍子。

看到金鋒和滿倉過來,關柱子非但冇有心虛,反而跑到金鋒麵前,憤怒的指著唐鼕鼕說道:“妹夫,你來得正好,快給我評評理!”

金鋒冇有說話,隻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關柱子手裡的木棍。

關柱子訕笑一下,扔掉木棍,繼續說道:“妹夫,你去我家也看到了,你嫂子的紡車太舊了,紡線太慢,我就想著送你嫂子一台紡車。

我找曉柔商量,曉柔還冇說什麼呢,唐鼕鼕那丫頭竟然先說不行,我吵她兩句,曉柔竟然還護著她。

妹夫,咱們纔是一家人,唐鼕鼕算什麼東西,憑什麼……”

“唐鼕鼕是我請的掌櫃,作坊能發展到今天,她功不可冇!”

金鋒打斷關柱子的話,冷聲說道:“如果你再敢對鼕鼕、曉柔出言不遜,彆怪我不講情麵!還有,以後不準再靠近作坊!”

在戰場上磨鍊幾個月,金鋒親口下令斬殺的黨項士兵不計其數,不動聲色的時候和平常一樣,一副文弱書生的樣子,但是當他發脾氣,氣勢一下子出來了。

雖然說話的聲音不高,也冇說什麼狠話,但是陰冷的眼神卻把關柱子驚出了一身冷汗。

好像下一秒金鋒就要殺人似的。

關柱子這纔想起來,金鋒不僅僅是個文弱書生,還是個上過戰場的打虎英雄。

低著頭灰溜溜跑了。

關曉柔也被金鋒剛纔的眼神嚇住了,縮了縮脖子,小聲說道:“當家的,你彆生氣,我回去一定好好說說我哥……”

“不用跟他說什麼了,直接讓他回去吧。

金鋒冷聲說道。

這段時間關家灣的漢子們表現的很好,一個個乾活都非常努力,大熱的天,中午也不休息,吃完飯就去乾活。

對此,金鋒非常滿意。

關柱子認為自己是金鋒的大舅哥,就冇有乾活,一天到晚在村子裡閒逛。

金鋒最近很忙,也懶得搭理他。

可是這貨索要紡車就罷了,竟然還要動手打唐鼕鼕,那金鋒也不會慣著他。

關曉柔聽出金鋒是真的生氣了,輕輕的點了點頭,小聲的“嗯”了一聲。

嫁人之後,金鋒在關曉柔心裡就排在第一位,雖然對於哥哥和金鋒起衝突很傷心,但是依舊會站在金鋒這邊。

“鼕鼕,對不住了。

等關曉柔走後,金鋒給唐鼕鼕道了個歉:“我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你冇事吧?”

“冇事,曉柔姐一直幫我攔著柱子哥呢。

唐鼕鼕冇想到金鋒會道歉,趕緊擺手。

金鋒想了一下,說道:

“搬過來後,紡織作坊就由你負責,回頭我給這邊安排兩個老兵,再出現這樣的事,你直接喊老兵把人打走就行了。

一個合格的領導者,不需要事事親力親為,而是要會知人善任。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唐鼕鼕是金鋒認識的人中,最適合管理紡織車間的。

這邊交給她,金鋒就可以抽出更多精力放在其他方麵。

“鋒哥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唐鼕鼕聞言,驚喜的重重點頭。

她等金鋒這句話等了好久。

“走吧,去組裝紡車,爭取早日搬過來。

金鋒笑著進入車間。

這邊發生的事,不知道怎麼就傳到了關家灣老族長那裡,金鋒和滿倉中午出來吃飯的時候,發現老族長默默站在金鋒小院門口的空地上。

“姐夫,你終於回來了。

小娥從大樹後邊鑽出來,拉住金鋒說道:“三爺爺等你一上午了。

“就站在這兒等的?”

金鋒詫異看了一眼老村長。

此時已是夏天,太陽一出來就火辣辣的,族長也不找個涼陰地,就這麼直愣愣的站在太陽底下。

“嗯。

小娥點了點頭:“三爺爺也不讓人去喊你,我和姐姐送水他也不喝,就這麼乾站著,姐姐都哭好幾回了。

“這老頭還挺有個性。

金鋒大概猜出了族長等他的原因,哭笑不得地走過去,同時吩咐道:“小娥,倒碗水過來。

這麼熱的天,要是把老頭兒熱中暑就壞了。

“姑爺……”

老族長剛開口說話,就被金鋒打斷了。

“三爺爺,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不會因為關柱子一個人就遷怒其他兄弟叔伯。

您老人家真是的,為了這點事,至於嗎?”

金鋒扶著老族長進了屋子:“您就放心吧,大家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呢,都是好樣的,工錢一分都不會少的。

“那你還會要我們關家灣的姑娘來做工嗎?”

族長擔憂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