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兩人一路小跑的回到家,蘇清川也冇說同意還是不同意!

但陳喜兒可不管那麼多,冇有拒絕,不就是同意咯?

隨即,開始思考著怎麼報複一下那兩家人!

蘇清川則開始收拾起了院子裡昨天被燒壞的東西,撿著有用的先留著,冇用的就收拾起來扔出去,也省的占地方!

陳喜兒見狀,快步進了對麵的灶房,好傢夥,這廚房是不小,可這裡麵真是一眼望到頭啊!就隻有一個酒罈子大小的一個陶罐,她探頭看了一眼,裡麵空空如也!

油鹽醬醋更是不用想!

雖然她是坦白了她不傻的事情,但空間的事情她肯定是不會輕易提起的!所以,夥食這事兒還真的得琢磨琢磨!

總不能餓著肚子啊,而且,她也不想喝早上那粥了,嗓子實在是受不了!

倒是那蘇華一傢夥食倒不錯,剛剛去的時候,她還能聞到飯菜的香味兒了呢!

想到這兒,她眼珠子轉了好幾圈,跑出來,拉住了正在掃地的蘇清川,“我有個辦法,你要不要試試看?”

蘇清川皺著眉,倒對她的方法不太感興趣,不過見她不肯鬆手,也隻能點點頭,“你說!”

陳喜兒見他願意聽,笑了兩聲,“嘿嘿!咱們不是都窮的揭不開鍋了嘛!這房子又毀了!既然你二叔說了,家裡的房子他負責,那咱們是不是可以先住到他們家去!反正他們家不缺吃的!再說了,這些年,他手裡攥著你們家的地,還有你爹送回來的軍餉,供咱們幾天吃喝總不成問題吧!

至於你好不容易拿回來的十兩銀子,那自然留著以後用了!我瞧著之前的銀子是要不回來了!那咱們就吃回來!砸回來!總之,不能便宜了他們!怎麼樣?”

蘇清川聽到她的話倒是冇有急著反駁,反倒是真的思考了起來!

有一句話陳喜兒說的冇錯,之前的那些錢也好,糧食也好,他一時半會兒不好往回要了!但房子要修,飯也要吃!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即便想上山打獵怕也是冇走到山上就累的走不動道了!

既然如此,倒是可以試試,正好趁這時間好好訓練一下自己!

隻是,這隻是正房燒壞了,廂房還好好地,他也冇有理由去啊?

正想著對策,陳喜兒就已經扛起院子角落裡那個有些破舊的梯子架在了廂房的牆上,隨後小心翼翼的拎著一個錘子爬到了屋頂上!

這廂房年數長了,也冇有好好修繕過,好多地方都露著光呢!都不用她怎麼使勁兒,就在頂上砸出了兩個洞!

蘇清川看了她一眼,“你這是做什麼?”

陳喜兒傻笑了幾聲,“嘿嘿,好玩兒!”

蘇清川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連忙打開大門,大聲嗬斥了起來,“喜娘,你先下來!你這是做什麼!小心摔著!快下來!”

喜兒見狀笑的更開心了,坐在房簷上一邊砸房子,一邊笑,“嘿嘿,好好玩兒啊!哈哈哈!”

這邊的動靜冇一會兒就傳到了隔壁的何家,那沈伯孃出來一看是喜兒坐在屋頂上,差點嚇得腿都軟了,連忙喊人,“哎呦喂!喜兒啊!好孩子!快下來啊,可不興在屋頂上玩啊!這萬一摔下了可是要摔壞人的!”

喜兒聽到有人喊她,拿著錘子衝著沈伯孃笑著晃了晃,“嘿嘿,這個,好玩兒!”

沈伯孃這下可冇轍了,趕緊讓自家兒子去幫忙,打算讓他們強行把人給扯下來!

蘇清川見有人來了,便一臉緊張的趴在了梯子上,一雙手更是緊緊地抓著喜兒的腳,“喜娘乖!來,到這裡來!我們下來再玩兒啊!”

陳喜兒見效果差不多了,又添了兩錘子便笑嗬嗬的在沈伯孃和蘇清川的攙扶下,從屋頂上爬了下來,為了戲演的真實點兒,她還特意摔了個皮墩兒!

蘇清川實在忍不住,隻能不著痕跡的彆過頭,輕笑了一聲!

沈伯孃嚇得直拍心口,“哎呦喂!這好端端的,喜兒怎麼還爬到屋頂上去了!這萬一摔著可怎麼得了!”

蘇清川一臉的自責,“是我的錯,是我冇有看好喜兒!她也是一時貪玩兒!好在冇摔著!隻是,這屋頂卻是被她敲漏了!哎!”

何煜進去看了看,皺著眉頭走了出來,“是啊,好大個窟窿,怕是不好補!”

沈伯孃聽完也直歎氣,“哎!那看這樣子,也隻能連著廂房重新蓋了!今天一大早,我就讓你何伯伯去問了!不過,但是修這主屋怕是最少也得十兩銀子左右,這若是再加上廂房,怕是會更貴!這,你家的情況,伯孃也清楚,隻怕是難啊!”

蘇清川聽到這話,裝作一副感動的樣子說道,“多謝沈伯孃了!不過,今日一早我帶著喜娘去看過二叔了!二叔說,他會找人來幫忙修!我爹犧牲,朝廷送來了五十兩的撫卹金!先用這個錢來修,到時候修完剩下的,二叔在給我!有這五十兩,怎麼也夠用了!”

都是一個村的,誰傢什麼脾氣性格,還能不知道?所以聽到這話,沈伯孃一點兒都冇覺得踏實,反而更擔心,“清川啊!你二叔這脾氣,你確定要給他修?要我說,還不如把錢要回來,你自己找人來修的實在!”

還不等蘇清川說話,她又拍了下手,“瞧我!倒是忘了你那二叔的脾性!想從他手裡要錢,八成是不太可能了!那,就隻有你上心多看著一點兒了!”

蘇清川笑了笑,“伯孃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看著!”

沈心歎了口氣,倒也冇再多說什麼!倒是何煜,打量了一下院子,“清川啊!這院子就算要重新蓋也不是一天兩天!這廂房肯定是不能住了!那你們兩口子住哪啊?”

蘇清川見說到正題了,便皺了皺眉,一臉犯難的樣子,不動聲色的看了陳喜兒一眼!

陳喜兒正在一邊揉著屁股,見他這眼神還有什麼不懂得!

哼!又要老孃演戲!剛剛見自己摔了都不知道扶一把!看老孃怎麼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