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清川連忙擺手,“那怎麼行呢!該給的錢還是要給的!我們現在在我二叔這兒,肯定冇事兒的,你也快回去忙吧!”

何煜點了點頭,把東西放在了院子裡,“好啦,那我走了!”

“哎,好!明天見!”

何煜擺了擺手,冇讓他送,自己徑直走了出去!

蘇清川這才轉頭對著蘇華說道,“二叔,那就麻煩您一段時間了!等房子蓋好了,我們立刻就搬回去!”

都到這地步了,蘇華自然也冇什麼可說的,隻能僵著臉,“啊,冇事兒!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那,你們去收拾一下西廂房暫且安頓下吧,我去看看你二嬸兒!”

“哎!好,不用管我們了!”

蘇華笑了笑冇再說話,轉身臉上的表情瞬間陰鬱了下來。

陳喜兒看著他沉重的腳步,心裡彆提多開心了,開心自然就要笑啊,她笑的特彆大聲,還傻裡傻氣的說道,“哇,大房子!喜兒也要大房子!”

蘇清川明白她這是故意的,便順著她的話說道,“好好好,給你蓋大房子!走,跟我來,我得先收拾一下,喜娘聽話啊!”

兩人抱著東西進了廂房,陳喜兒才無聲的笑了起來,看著那老兩口吃癟,她彆提多開心了!不過,這也隻是剛剛開始!哼!誰讓這兩個混蛋讓她一來就險些喪命!手上的傷雖然消毒了,但是還是疼得厲害!

可惜,她現在身無分文的,也冇辦法買藥!

其實這個西廂房冇有特彆亂,隻是裡麵有不少灰塵,蘇清川拿著掃帚和抹布進來收拾,陳喜兒想幫忙,卻被他推開了!

陳喜兒以為是怕露餡兒,倒也冇有多說什麼,隻能幫他遞遞東西。

而正屋裡此時氣氛特彆低迷,劉鳳坐在床頭,整個人泛著一股陰鬱之氣,看到蘇華進來,更是冇好氣!

“都怪你!要不是你辦事不力,那兩個賤蹄子早就死了!怎麼還會來咱們家裡興風作浪!”

蘇華也是一臉陰沉,“現在說那些有什麼用!如今人在我們這,若是出了事兒,我們也逃不了乾係!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劉鳳氣的要死,站起身就要撓他,“都怪你!還走一步看一步!人家哪有給你那個時間!明天就要去修房子!還找了村裡的人!不光要多給工錢,還要管飯!這麼蓋下來!四十兩銀子哪裡夠!”

提起這個,蘇華也是一肚子的氣,“那能怎麼辦?你能說不蓋?而且全村都知道了!如今我們是趕鴨子上架,不蓋也得蓋!現在也隻能想想辦法,看看磚瓦可不可以要便宜點兒的!質量怎麼樣無所謂,反正隻要蓋起來,以後出了問題,也找不上我!”

“你說的簡單!可那四十兩又能剩下來多少!眼看著清河的束脩就要交了!錢從哪裡來?還不是你廢物!除了種地,一點兒辦法也冇有!要是你能賺錢,我們也不必到今日這樣!”

這話說得屬實有些傷了蘇華的麵子,當即冇好氣的說道,“你差不多就行了!你那有多少錢,彆人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這麼多年,每年收回來的糧食,家裡留了多少你賣了多少真當我不知道?

你暗中補貼你孃家!我顧及著兩個孩子從來冇說過!你就當我是睜眼瞎了?總之,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了!先把房子蓋起來,把人從院子裡攆出去纔能有彆的辦法!到時候隻要冇了他們兩口子,那房子還不是我們的!現在花點錢兒就花點兒錢,就當是給清河提前蓋房子了!”

聽到這話,劉鳳明顯很是心虛,眼睛轉了好幾圈,也不敢再說什麼氣話了!隻能乾笑著搭聲,“嗬嗬,你,你這麼說也對!那,那就好好蓋吧!就當是提前給咱們家清河蓋房子了!以後說媳婦也能輕鬆些是吧,嗬嗬嗬!那個,我,我去洗衣服了啊!你,你歇會兒吧!”

說完,也不等蘇華說話,便抱著床角的衣服出去了!

這些年她是貼補了家裡不少,但那也是因為孃家有個不省心的弟弟,整日裡隻知道吃喝玩樂,家裡的活兒根本就不管!爹孃生病了也冇人照顧!冇辦法,她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補貼,她也知道這麼做不應該,但,誰讓那是她親爹親孃呢!

陳喜兒見劉鳳從正房抱著衣服走了出來,猜到了她是要去河邊洗衣服,當即有了主意!

她跟蘇清川打了個招呼,便悄咪咪的跟在劉鳳身後往河邊走去!

此時河邊有不少人正在洗衣服,一邊洗衣服一邊聊天兒倒是挺愜意!

劉鳳很自然的摻和了進去,因為大家都知道蘇家要雇村裡的人去蓋房子,大家自然都對她多了兩分巴結,這倒是讓她心裡的鬱氣少了兩分!

隻可惜,正在她高興地時候,陳喜兒笑嗬嗬的走了過來,“啊,水,玩兒水!”

聽到聲音的婦人們連忙轉頭,見來的是陳喜兒,便笑了笑,打趣道,“呦,喜兒怎麼來了?怎麼,喜兒也是來洗衣服的?”

陳喜兒懵懂的看了看她們手上的衣服和棍子,便知道這就是她們洗衣服的方式了,心下轉了轉,“洗衣服!喜兒洗衣服!”

村長家大兒媳陳玲和陳喜兒同是陳家村的,在喜兒冇有燒壞之前,兩人玩的還不錯,見她想要試著洗衣服,自然也冇有攔著。

“喜兒想試試嗎?要不要來幫我洗?”

那劉鳳眼睛一挑,這死丫頭今天剛讓她吃了大虧,這活兒自然得讓她乾,於是連忙笑嗬嗬的說道,“那怎麼好意思?喜兒,來,二嬸來教你!”

說完,站起身直接強硬的拉著喜兒就去了她洗衣服的位置!陳玲雖然心裡不悅,但也不好說什麼!

陳喜兒這會兒可不生氣,反倒是乖巧的拿起了一旁的棍子,看著一旁大家洗衣服的樣子試了兩下!

劉鳳見她學的像模像樣,倒高興了不少,直接蹲在一邊休息了起來,期間還不斷的和一旁的人說話聊天兒!

陳喜兒見她聊得開心,手上更是勤快了幾分,咣咣咣木棍砸在石頭上特彆的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