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燦,你有冇有更遠大一點的誌向?”

田宇手裡夾著煙,看似漫不經心地朝莫燦問了一句。

“更遠大的誌向?”

聽到田宇提出的問題,莫燦陷入了深層次的迷茫。

在幾個月以前,莫燦還隻是一個一事無成,賦閒在家的年輕人。

靠著田宇的資助,以及自己不服輸的信念,莫燦終於開了自己的第一家餐飲店。

當新店剛開張那會兒,莫燦心中可謂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想法,要把自己的小店做大做強,要在全國餐飲業占據一席之地…

但隨之而來的卻是門庭冷落,無人問津。

一天天的虧損,就像是溫水煮青蛙一般,不斷蠶食著莫燦對於成功的渴望。

而就在莫燦打算退縮時,田宇卻再次出現併爲他指明瞭方向。

找準定位後,莫燦最近這幾個月的生意也迎來了井噴。

對於曾經的莫燦而言,坐擁十家小店,似乎隻不過是自己前進的裡程碑上,毫不起眼的一筆。

但當莫燦經受過現實的考驗後,已經非常清楚如今的一切有多麼地來之不易。

當田宇再次問起自己是否有遠大的誌向時,莫燦確實有些不知所措。

“對,比如說未來想要開多少家店,想要在餐飲業占據多大的份額等等。”

田宇彈了彈菸灰,隨口問了一句。

“冇有……”莫燦猶豫了許久後,苦笑道:“我現在就想將這些店都開好,冇有太過遠大的誌向了……”

認清現實之後的莫燦,不再像曾經一樣好高騖遠,他更想腳踏實地地做事。

“那可不行!”

田宇很果斷地搖了搖頭道:“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投資你,也絕對不是為了這十來家小型餐飲店的收益。”

田宇是個商人,你甭管他純粹不純粹。

但隻要是個商人,那麼投資回報率就是他們永恒不變的追求。

如果說莫燦的極限,隻是管理十來家小型餐飲店的話,那麼根本不值得田宇浪費大量的時間。

“……可我有些不知道從哪裡做起。”莫燦麵露窘色,如實說道。

“不知道沒關係啊,隻要你願意學。”

田宇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打算成立餐飲公司,到時候美食城和五元自助餐廳將會合併。”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安排你去人文學院進修,進行專業化和係統化的提升”

“等公司成立以後,你直接擔任副總,專門負責餐飲質量這一方麵,具體的運營管理,我會安排專人負責。”

莫燦聞言,眼中閃爍起了一絲希望的目光,他下意識地抬起頭問道:“田董,我可以嗎?”

“你為什麼不可以呢?”

田宇聳了聳肩道:“你已經經過了市場的磨礪,要比一般人的起步更高,學習時也能夠更好地舉一反三。”

田宇從來都不認為,某一個人的成功是可以永恒不變的。

在他看來,能夠不變的唯有持之以恒地學習。

企業家同樣也需要不斷地學習,不斷地進步,才能適應社會的發展和變化。

但有一說一,像莫燦這種擁有了實踐基礎的人去深造,自然是要比其他人更加容易接受和理解。

“那我願意去學習!”莫燦連忙點了點頭。

莫燦年齡原本就不算大,步入社會後,他也逐漸意識到了學習的重要性。

如今有一個可以進行係統化學習的機會,莫燦也不希望錯過。

“行,那我幫你去聯絡一下人文學院那邊,儘快安排你過去學習。”

田宇拍了拍莫燦的肩膀,笑著說道:“好好乾,在不久的將來唯楚集團成立,我希望餐飲公司能夠成為集團中的中流砥柱!”

“田董,咱唯楚要集團化了嗎?”

隨著物質水平和生活環境的提升,莫燦的眼界也跟著提升了不少。

他早就聽莫煉銘說起過集團化的事情。

如今見田宇主動提起,莫燦也忍不住多問了一嘴兒。

“冇錯。”

田宇很肯定地回答道:“不出意外的話,唯楚集團的成立就在眼前了。”

田宇始終認定企業擴大發展,最終必定是集團化管理。

相比於單一經營模式,企業集團發展具備多點優勢。

例如發揮群體綜合優勢和協同效應,發揮品牌,公共關係,實行統一的企業發展,發揮集團化服務等等。

田宇這幾天之所以不斷遊走於各家企業之間,一來確實是為了應對董氏集團這尊龐然大物的挑戰。

二來也是為了唯楚集團化打好鋪墊。

如今田宇名下的多家企業,基本上已經實現了全麵盈利,各公司的人才儲備也相對飽滿。

如果能夠成立唯楚集團,那各家子公司之間的人力資源調配,也會變得更加順暢,做到優勢互補。

同時,唯楚集團成立後,田宇也能夠更好地放開手腳,為接下來的佈局打好基礎。

所以無論從哪一點考慮,唯楚集團化發展都是勢在必行的。

對於莫燦和其他高層管理人員,田宇也冇有半點隱瞞自己內心想法的打算。

既然大家是一個整體,田宇自然也不會選擇將其他人都矇在鼓裏。

“田董,我真的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夠成為一家集團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

莫燦興奮地搓了搓手,很顯然企業集團化對於他這樣的小年輕而言,是充滿了嚮往的。

“加油,今天你以唯楚為榮,明天我希望唯楚以你為榮。”

田宇笑著朝莫燦點了點頭,轉身就走出了自助餐廳。

“小羽,回家吧!”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田宇鬆了鬆衣領,朝羅羽隨口說了一句。

“好的!”羅羽點點頭,很快發動起了虎頭奔,緩緩向前行駛。

今天的田宇似乎心情很不錯,他主動朝坐在副駕駛的張翔問道:“翔子,這幾天你跟你小羽哥學得怎麼樣啊?體能訓練,你能跟得上嗎?”

“……”

一聽到“體能訓練”四個字,張翔頓時有些頭皮發麻。

他沉默了許久後,最終還是忍不住緊咬著嘴唇說道:“田董,我好像吃不了司機這碗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