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小漁村的路上,我們相互詢問了對方有冇有男女朋友,他說了一些他的喜好,我也說了我的喜好。很快就到了小漁村。

來這裡的人很多會先在帳篷裡打牌聊天,到了下午五點左右漁村邊淺水區擺上燒烤,光著腳丫,等待那些小魚的按摩。

我們來了也不例外,下午的斜陽照著清澈的水麵金光閃閃,有些刺眼。我時而看看。腳下的小魚,時而看看遠方,有時候目光也會和鐘宇宸對上。

吃的差不多的時候,鐘宇宸說要不要我們一起去瀘沽湖。

我之前在書裡看過那個地方,很美,美得讓人會分不清楚現實。

終於到了瀘沽湖又被稱作是女兒國,因為瀘沽湖畔居住的納西族摩梭人,婚姻獨特,風俗獨特,家家之主,皆為女性,其家庭成員血緣,均為母係血統。如家庭成員中,祖輩隻有外祖母及其兄弟姐妹,母輩隻有母親,舅舅和姨母。阿肖婚的子女則稱走婚父親為“阿波”或“阿達”。我就想入非非、浮想聯翩了,腦海中勾畫著瀘沽湖的樣子。

瀘沽湖那不可牴觸的美立刻呈現在我們眼前:頭頂上的藍天白雲,遠處的青山,都完整無缺的倒映在平靜清澈的湖水中。山巒晨霧,厚厚的雲彩倒映在湖麵上,就像灑滿了棉花糖一樣;水性楊花的清香也撲鼻而來,不時有獨木舟穿梭於湖麵,若隱若現。瀘沽湖湖岸曲折,森林密佈,從遠處看,瀘沽湖宛如一顆透著光芒的藍寶石。湖中的島嶼都亭亭玉立,形態各異。

我們被這裡的美景折服了,他給我拍了很多照片,我也給他拍了很多照片,拍著,他說我們兩個拍一張吧,突然拉起我的手,說我喜歡你。

不記得哪本書說過,來個瀘沽湖,就會有一種想戀愛的衝動。

我承認了,他的告白我很開心,可是我竟然不知道怎麼回覆他。

他看著我,半天冇回答,手也鬆開了。

他開始小心翼翼的問我,是不是嚇到你了。

我低頭手摳著指縫,說:“不是的,太突然了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鐘宇宸又繼續說道:“那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見過一直摳著手指問道,你是不是害怕我呀?

我急忙解釋到不是的,我說我不知道你喜歡我什麼,我怕是因為這裡的美景讓你醉了。

他說也許可能吧,不過美景讓我醉,現在的你,確實很美,白皙的皮膚,襯托著整個人散發光芒。

我聽到這話,不知道該怎麼想,我是一個很糾結的人,我確實喜歡他,可是他的這番話讓我覺得他很輕佻,渴望和他在一起,又怕被玩弄。

我繼續追問道,你以前有談過戀愛嗎?

他說冇有。

那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他說,你指的我那句話。

他突然明白我的意思了,說道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們一起來這裡嗎?

我覺得這裡你肯定喜歡,也想讓這裡留下你影子。

我喜歡你,現在你喜歡我嗎?

聽到這裡,我就抱住他了。-